《读者》寻找读者 散文到底有多散?

梁文道的《读者》香港初版在上世纪80年代面世,经过两次重新修订、改写、加料,可见作者态度的认真和要求,属于“真情出版”。

梁文道自己也爱书、写书、评书,还开过出版社,由他来谈书论书,冷暖自知,字里行间,比谁感受都深。

我们对香港著名作家梁文道的熟悉,是他过去在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和优酷上介绍作家、分析作品的节目《一千零一夜》,做节目的地点,有时在电视台、书房、书店、屋内、户外,有些则在汽车或人进人出的通勤地铁内。

上述的表现形式,谈文论诗、点评月旦、出入古今中外,淡入淡出,有点像他所写的众多散文作品,想到看到什么就论就写什么,纵横捭阖,下笔千言。那么,散文到底有多散?现代散文是指与小说、诗歌、戏剧并列的一种文学体裁,散文到底有多散?散文真的很散。它具有记叙、议论、抒情三种功能。每一种都有本身的特色和要求,写好写坏有其最终的上下之分。

现在,还有一种散文叫“大散文”,和过去我们常见的”小散文”别出苗头,前者的代表有台湾的唐诺、陈芳明等学者;后者是香港专栏作家和写手如梁家辉、梁文道等高手。

香港少见全方位媒体人

梁文道《读者》里的文章属于书评与散文相结合的“书话”。

本文要介绍的是:曾为联合早报《名采》版撰稿的梁文道。他多年来在各个传媒平台发表数以百计的言论,内容广泛包括:时政社会、金融财经、文化百态、电影创作、饮食文化、书籍出版、生态环境、抒情散文等等。后来又上电视谈书说事,是位难得一见的全方位媒体人。有关他最新的出版消息是:早先专栏结集的《常识》面世,一年中售出20万册的出版奇迹,因而开创了“梁文道现象”。

他从80年代开始出道,已先后出版了至少11本个人散文集, 要了解他的散文功力,先来读读他的修订本书话《读者》(文化艺术出版社)。

书中文章属于书评与散文相结合的“书话”,和他家的书话相比,内容的跨度更广、更大,从大题目可以知其内容,其中如《准备做一个读者》《不正常读者》《经典常读》《常识补充》。最妙的部分,是从书的观点大谈他所热爱的足球运动。

重新修订属“真情出版”

本书是在80年代的香港初版面世,两次经过作者的重新修订、改写、加料,因此,手此一书,可以看出作者态度的认真和要求,属于“真情出版”。

书的内容,主要谈论买卖书缘,读书的方法,阅读的看法;谈因书而结交的朋友的聚散离合;谈政治书籍中少人知道的政治花边;谈论作者心中的经典书籍,还有谈论散发着文艺味道的书籍或相关作者的故事,都是作者阅读前后的文字感受,笔带难得的温度和温情。

他写轰动一时,香港青文书店老板罗志华如何被书活埋的悲剧;罗老板生前不但爱书、卖书,出版高质量香港文学创作,还用自己的方法,手作为香港青年出版影印诗刊。中文出版的困境和纸面书刊的欲振无力,导致罗老板无路可走,最后穷到连电话费都付不起的地步。

几年前大年二十八前一天,他独自在拥挤狭小的货仓清理藏货时,意外被坠下的书籍层层叠叠压死。

爱书而为书活埋的例子有之,梁文道还写,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买书藏书豪客郑振铎,如何在抗日时期,千方百计地躲开敌人耳目,怀中夹书,有家不归,到处躲藏,寻找朋友处暂住,身上永远有一包换洗的随身衣物和牙刷毛巾,还要担心留意敌方街角的监视和背后可能的伤害。目的只为保护那些书籍,而忘记个人的安危。

梁文道续论:“买书,要秘密地买;庋藏,要秘密地藏。等到把书偷运出去了,又要挂心战火会不会波及海运的路线。”如此大费周章,为的是防止那些几乎难得见到的古籍珍本外流。

生活艰苦无钱买书 向同学借书抄写

振铎与书的关系,开始得很早,从11岁开始读书。因父亲病故,生活艰苦,无钱买书,常向同学借书阅读,并将其一本又一本的恭楷抄录。

第一本抄录的书《文心雕龙》是向同学借来,并利用暑假全部抄完。19岁那年,又向同学借来《古今文综》,抄录成两大厚本,称之为《论文集要》,悉心保存40余年。这是他早期藏书的两件大事。

梁文道自己也爱书、写书、评书,还开过出版社,由他来谈书论书,冷暖自知,字里行间,比谁感受都深。

(本书由友谊书斋经销,百胜楼 #03-07)。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