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大春来新开讲 从语境思考字词逻辑关系

张大春将为本地读者讲解文章之道。(孔院提供)

字体大小:

台湾作家张大春本周受邀到新加坡举办三场讲座,谈文章与诗词。他认为,做文章是自主思考的锻炼,《文章自在》是希望在主流教育体系之外,提供一个有效的教学方案。

“古典诗之式微,不特是现代化社会里的语文教育之孤陋不足以支应,更根柢的原因恐怕是我们实在不甘心、不习惯,甚至不敢于面对自己还有另一个幽微曲折的角落。”——台湾作家张大春

“夜雨、苦恼、狗、残羹剩饭、洒扫应对、声色俱厉、血脉贲张、狺狺然、有气无力、振振有词、猝不及防、且战且走、逡巡、挂名差事、衣裳楚楚”。

这15个字词是台湾作家张大春从梁实秋散文《狗》里随机抽取的结果。他在《文章自在》谈论“连缀句子”的篇章里以此为例,挑战读者顺着这次序,写一篇“反其道而行的八股文章”。

张大春去年出版的《文章自在》(繁体版,新经典出版社)今年初也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中国大陆推出简体版。

张大春本周受邀到新加坡举办三场讲座,谈文章与诗词。借此契机,张大春接受联合早报电话访问,畅谈他的文章之道。

对他来说,做文章是自主思考的锻炼,《文章自在》是希望在主流教育体系之外,提供一个有效的教学方案。

成句成段感受文章结构

“《文章自在》强调的是效率。”

受访时,张大春引述书中例子,反其道而行,他说,每个字词有其语境,学子能借由思考字词之间的逻辑关系,成句成段成章,感受文章结构。

在他眼中,命题作文已是“被命题作文”,往往隐含“是非题”,发展出一套理路,致使“自主思考”不容易出现。学子甚至会揣测批改者的喜好而作文,只为了获取分数。

张大春的《大唐李白》,全四卷,目前已出版三卷,缘何间中出版《文章自在》,是不是有某种急切感?

对此他说,写了三卷《大唐李白》,他想调整一番,加上他的孩子也面对作文考试,遂有诸多感触。他形容台湾的考试是“大学者出题,小学者批改,学生痛苦”,于是想写一本书,“告诉读者更高明的方式”。

张大春曾数次到访本地参与文化与教育活动,上一次是2012年参与“文学四月天”。他还记得当时教育部一个地陪表达了对新加坡华语文程度低落的担忧,告诉他学生很可能连孔子、李白是谁都不知道。

教学效率至关紧要

张大春则认为无须多虑,是否全面传承,有鸿儒与白丁之别,更重要的是人格之养成。要让学生在小学到高中的10年教育之中,能够以华文表达自主性思考,教学效率至关紧要。

最近张大春在中国大陆出席不少活动。他受邀参与录制上海广播电视台4月份开播的《诗书中华》节目担任点评嘉宾。上个月他也参展了梦边文化主办的“梦笔生花——当代语境中的文人艺术”艺术展。张大春的15米长卷《登楼歌》与北岛、西川、芒克、李敬泽、冯唐等作家的书画作品一并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出。

《诗书中华》是一个诗词问答比赛,参赛者在节目上对决,背诵诗词,解答诗词典故。

游戏化不失是学习语汇、语感的好方法。张大春以流行于欧美的“Pictionary”游戏为例,通过图像猜字,寓教于乐,很适合放入教学的现场。不过他说,《诗书中华》靠的还是大量的诗词储备量。这次到新加坡演讲,他打算现场与学生玩作文游戏,让学生感受其中趣味。

如今社交媒体时代,颇有“文字不如图像,图像不如视频,视频不如直播”的趋势。

对此,张大春的看法是:不能单看点击量。他说,图像的确能够跳过文字直接建构情感,以往人们写情书写了三年都不会出现“我爱你”三个字,今日一个爱心图像就能轻易替代。

他说,图像确能让人迅速进入一种情绪状态,但它是会疲乏的。“文字还是人的意识的基础。”

白话与文言文无法切割

张大春醉心于传统诗词,《文章自在》之中也有诸多篇章提及诗词与文言文。他认为白话与文言文不能切割,对台湾教育界关于教学中文言与白话文比例的探讨,嗤之以鼻。

对他来说,传统诗词甚至比现代诗更自由,变化更活泼。

张大春从前有个日本女友,给他写了一封汉字书信,第一句话写道:“开你们的已经学了吗?”——令他印象深刻,她的意思应该是:“你们已经开学了吗?”

张大春以这个例子指出,白话文并不自由,它有特定的文法结构,有规律,写白话诗仍受限制。而古典诗词中,文字反倒有了破格的自由,比如杜甫《秋兴八首(其八)》:“香稻啄余鹦鹉粒,碧梧棲老凤凰枝”,主谓倒装,诗意盎然。

《文章自在》谈论“文言语感”的篇章里,张大春以宋代名将韩琦《点绛唇》(病起恹恹,画堂花谢添憔悴)、司马光《阮郎归》(渔舟容易入春山,仙家日月闲)与岳飞《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为例,说明诗词承载了这些武将、政治家的另一个面向。

他如此感叹:“古典诗之式微,不特是现代化社会里的语文教育之孤陋不足以支应,更根柢的原因恐怕是我们实在不甘心、不习惯,甚至不敢于面对自己还有另一个幽微曲折的角落。”

此外,他也写道:“文言文教养(或文言文训练)或恐不像许多人所鄙夷的那样,只是该被抛弃、被遗忘,甚至被消灭的中国腐朽。往深处看,文言文也可能还是一个透过高密度的语意载体,蕴藏着书写者不常曝露或不多自觉的心事情怀呢——说得激进些,不写文言文,你就错失了一种开发自己情感的能力,多么可惜!”

张大春:自在文章的思想意义

主持:关诗珮

日期:8月4日(星期五)

时间:下午3时至5时

地点:南洋理工大学,HSS Seminar Room 9(南大孔子学院与NTU-NAC华文创作项目联合呈献)

张大春:盛唐美学的內在冲突

主持:林高

日期:8月6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2时30分至4时30分

地点:国家图书馆16楼,观景阁

同日下午5时在城市书房举办签书会(孔院与华文教育学会联合呈献)

  • 上述两场活动入场免费,报名可拨电65141398查询

张大春:作文是文章的敌人

主持:李俊贤

日期:8月2日(星期三)

时间:下午3时至5时

地点:淡马锡初级学院,LT2(孔院、淡初与华文教育学会联合呈献)

·仅开放予院校报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