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架

《百年早餐史》。
《我只知道人是什么》。

本书为王安忆最新长篇小说,既是书写上海老城旧宅,市井历史的颓然美学,也是一部书写世情的大戏。王安忆说,“我将小说题作‘考工记’,顾名思义,围绕修葺房屋展开的故事,又以《考工记》官书的身份,反讽小说稗史的性质,同时还因为房屋里的人——这个人的一生时间,倘若只是奔走修房,未免太托实了,也太简单,世事往往就是简单,小说可不是,小说应该有另一种人生,在个体中隐喻着更多数。这个人,在上世纪最为动荡的中国社会,磨砺和修炼自身,使之纳入穿越时间的空间,也许算得上一部小小的营造史。”(纪伊国屋)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