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晕染在风中 ——读长篇小说《食事绘》

人生很短,不过百年。但借由文字与物件,借以与周遭环境产生亲密互动,记忆便有了声响,即使生命终归要消逝,却得以另外一种形式拉长。感谢文学。如此看来,人与物质世界的绵密交感,一直在传递,不同世代的变动,细腻而苍凉。

少时所见所闻之人与事,似乎更能留下深刻印象。草木亦然。比如天竺葵这种平民之花,从记事起似乎总看见它,一盆一盆又一盆,站在人家的窗台上,高低错落,四季常开。它一直不动声色地等人来看?而作家何以如张爱玲所说“把时间用于这些无意义的琐碎复杂中?”认真想想,其实不难发现,其唯一的意义或许是“只有物的真实存在,才可以牢牢抓住自己的心智,不毁不坏,他们一直站在原地……”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