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见东欧文学百花绽放

一度中国人迷恋旧俄的文学和艺术,引为上世纪30年代的大势所趋,另外,连带周边东欧各国的创作也不放过,大家喜欢的是,这些国家的意识形态——“生死与共”、兄弟感情。

兴奋爆灯!问题是:东欧民族,语言、文字各不相同,如何翻译出版,是个棘手难题,五四时代,那些懂得外语的作家硬梗,只好退而求其次,从其他语言切换入场,聊胜于无。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