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武汉封城日记》作者郭晶 用行动消除灾难带来的无力感

字体大小:

由于冠病疫情关系,迈入第35届的新加坡书展今年改为“新加坡书展线上周记”,今(18日)起拉开序幕,一连举行八天。除了近30场作家与名人说书的直播节目,线上书展也吸引20多家海内外的出版社及书店参与。

中国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期间写的封城日记广为海内外读者熟知。但在武汉,另有一位女子也在封城期间以日记形式记录下每日所见所思,她就是近日在台湾出版了《武汉封城日记》的郭晶。

呈现武汉人封城生活

郭晶是位社工人员、女权工作者,也是“074法律咨询热线”发起人之一。郭晶原先住在广州,2019年11月搬到武汉。2020年1月23日,武汉由于冠病疫情扩散,宣布停止所有公共运输的运行,巴士、火车、地铁、船舶与飞机全部停运,开始了封城防疫战,郭晶也自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天天写日记,记录封城生活的点滴。上个月,郭晶应台湾联经出版社之邀,将其“封城日记”中的38篇日记,编辑成繁体中文版的《武汉封城日记》,在华文世界颇引起关注。本书也是郭晶的第一本书。

《武汉封城日记》收录1月23日武汉封城以来至3月1日为止的日记,且图文并茂,有郭晶每日拍摄的照片及友人所绘图像,呈现了封城期间武汉人的生活日常。

郭晶开篇如此说:“我算是一个遇事冷静、淡定的人,直到1月20日武汉新增病例过百,别的省市出现病例,我才开始不知所措。此前公布的消息显然存在瞒报的情况。也是从那天起,武汉街头戴口罩的人突增,好多药局的医用口罩都卖光了,还有很多人在买防治感冒的药。”

郭晶在2月10日的日记里又写道:“这些天很多人问我武汉现在怎么样。这当然是出于关心,但抱歉的是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谁能代表武汉?武汉都有哪些人?”

《武汉封城日记》在武汉还没完全解封时,就已经在台湾出版,说到出书的原因,郭晶接受联合早报电邮访问时说:“很简单,联经出版社联系我。编辑黄淑真联系到我的时候我也觉得意外,因为我不是一个专业的写作者,这是第一次出书。直到编辑发了详细的出版计划给我,我才开始觉得这次我真的要出版书了。”

20200518lifestyle_yuedu_Medium.jpg

写日记意在重建如常生活

谈到当初想到写封城日记,记录武汉疫情的原因,郭晶说:“封城的决定来得非常突然。很多人的生活计划都被打断,我也一样。写日记成为我重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让我能够在充满不确定的生活中找回确定性和掌控感。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举措,我是一个社会工作者,发声和行动是我的社会责任,记录是一种方式。”

郭晶写封城时人们的压力与焦虑,她笔下自己的日常也是一般人的日常,她写道:“回家的路上去了趟药局,药局在开始控制进店的人数了。药局的口罩和酒精都已经卖光,感冒药也在限购,等我买完东西准备出药局的时候,店家就不让人进店了。有个中年女人拦住我,让我帮她买酒精,她的语气充满了急切,像是在乞求救命稻草。囤完食物后,我依然处于震惊中。今天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愈来愈少,一个城市就这样一下子停了下来。”

由于武汉作家方方的“封城日记”这阵子闹得纷纷扬扬,这会不会给郭晶带来某种压力?

郭晶说:“方方受到了很多攻击,有很多攻击者都不一定看了她的日记,显然是不理性的、充满恶意的攻击。我个人的影响力比较小,所以没有受到那么多的攻击。不过我对这样的现象很担忧,近些年社交媒体有很多极端化的言论,很多人随意给人扣帽子,被攻击者往往有口难辩,说明这种言论一定程度上是被鼓励的,这非常可怕。”

从社工视角书写弱势群体

作为社工人员,或作为女权主义工作者,郭晶的关注角度,记录的内容是否有别于一般作家或文字工作者的视角?

郭晶说:“个人即政治,这是女权主义的一个重要的视角。虽然我的日记里写了很多个人的感受、小人物的挣扎和抗争,然而这些个人记录是具有公共性的,很多人都在其中找到共鸣,这是一种公共叙事。作为一个社会工作者,我会对自下而上的组织和行动有更多的了解,会看到人们的弱势,但也会看到弱势群体身上的不屈和力量。看到很多行动者的无力,也看到他们的坚持。”

她说:“从疫情一开始,我就会关注到弱势群体在封锁中的生活,寻找可以切入的行动方式。我去访谈环卫工,和伙伴们一起发起反家暴的活动是因为我们非常关心社会问题,时刻在思考‘我们可以做什么’。”

政策制定者别一刀切

从社工跨足作家,郭晶不是没有想法的,她说:“起初我当然是意外的,但再回头看也是情理之中。我的日记里不仅是对疫情期间的观察,还写了很多社会思考,这些都来自于作为社工的经验和积累。这些经验让我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封锁能够迅速调适自己,进行自我觉察,并敢于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

她在书里写道:“为了生存,我必须了解自己生活的地方的周围情况,不要活在楚门的世界中。因此,我今天出了门。社区楼下的药局和便利店都没营业。我往附近不到1公里左右的超市走,路上看到了‘饿了么’的外送员还在送餐,感到一丝丝安慰。超市里抢购的人依然很多,面类几乎被抢光了,米倒是还有一些……”

郭晶形容“这是一个神奇的旅程”,她说:“意外地来到武汉,意外地被困在这里,却也意外地出版了一本书,成为一个作者。危机中往往不仅有‘危’,还有‘机’,这是生活的美妙之处。”武汉封城中,郭晶又写道:“出趟门让我感到和这个世界还有连结,也从别人那里学到了一些生存的小技巧。”

我问郭晶,对于还在封城或半封城状态的国家与地区如新加坡,可有什么经验之谈要分享?

郭晶说:“每个地方的封锁都不完全一样,希望政策制定者不要一味地一刀切,而是应考虑到不同群体的需要。对于个体而言,照顾好自己是首要的任务,觉察自己的情绪,不把自己的恐惧投射在别人身上,避免歧视和暴力。人始终都在寻找社会价值,如果有能力依然可以在封锁中和他人建立社会联结,寻找自己的社会位置,用行动来消除巨大灾难带来的无力感。”


线上直播:郭晶《武汉封城日记》新书分享会

日期:5月22日(星期五)

时间:晚上7时30分至9时

与谈人:郭晶、韩咏红

“封城的决定来得非常突然。……写日记成为我重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让我能够在充满不确定的生活中找回确定性和掌控感。” ——郭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