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笔下之情与她的依归——读罗伊菲 《他乡女子》

字体大小:

跨域作家罗伊菲于今年2月,出版了新小说集《他乡女子》,内容讲述了五段动人的故事。横跨新加坡、台湾、中国、美国的主角,仿佛是她人生的缩影,随着移动而逐渐安定于文字之中,而读者也可以从小说里看到作者深情的关怀。

罗伊菲另有笔名尚珞、于飞、一愚、罗羽等。从她的笔名就可探知这位作家的多面向,文彩如珠玉般夺目,拥有守愚藏拙的思想内涵与渴望飞翔的羽翼。事实上,她的人生踏遍东西方,生于中国湖南,幼年便移居台湾受教育直至本科。后来到美国攻读硕士,专攻新闻传播和社会学,来到新加坡后曾任教新加坡大学与南洋大学。

特殊的移动背景与满腹的热情,使她自学生时代就开始写作,累积至今已有著有短篇小说集《高处不胜寒》《大地有情》,散文集《岁月如歌》《苍穹外的歌声》《喜阅人间》《我必珍惜你》及《聆听·回望》等。其他创作包括华语音乐剧《歌中情》,且曾于《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偶思集”多年。

她以温婉多情的笔触写下一个个灵动哲思的片段。以抒情的基调探索亲情、爱情与社会间的关系,纵使他们的共通点是爱情,但却表现了民族情怀的对立、华文教育式微的忧虑、性别政治与伦理等严肃的议题。每一位主角的经历都能恰如其分地展现她对生命的思索。

一、女性命运与突破

《他乡女子》由五个短篇小说组成,分别是《他乡女子》《惘情记》《春梦无痕》《母难日》《父与子》。除了《父与子》之外都围绕着女性试图突破命运的脉络书写。《他乡女子》中的郑恂恂在婚姻触礁之后遇到洋人史丹,两人相知相惜,当他们准备带着与前夫所生的小孩威儿开启新生活时,意外得知史丹过去在父母争取监护权时陷入懊悔的困境,让恂恂决心放弃孩子的监护权与得来不易的爱情。在罗伊菲笔下,女性坚韧的心抵不过母性的温暖,如实呈现女子难以取代的优点;然而,并非所有女性甘愿为家庭牺牲,《母难日》通过旁观者静芬的眼光看涵涵与母亲艾琳间的矛盾。艾琳为追求自由抛家弃子,她贪慕富贵、天性凉薄且玩世不恭的态度让婆婆、孩子心寒。可是,另一方面却也无法磨灭孩子对母亲的孺慕之情。作者让主角在故事里自我矛盾,除了带出女性不同的典型之外,也思考女子的价值由公众定夺的正确性。

另外,作者设定女性挣脱传统束缚,在情感的路途中跌跌撞撞。《惘情记》有两条叙事主线,一条围绕在家庭生活不美满的维特身上,另一条则是留美南大生、曾经与有妇之夫交往的何淑婷。当两人相遇时,敞开心胸来谈情感及家的定义,在互相取暖过后理解责任的重要,毅然分手。此处展开婚姻与家庭的讨论,带出“情”的多重性;而《春梦无痕》的主角是30出头的大龄女子,渴望恋情的她必须压抑自己的情感,就在她自以为贯彻西方文化,毋需跟随女人结婚生子的命运时,仍陷入了无比痛苦的境地。在作者笔下,传统不仅束缚了女性的命运,还使她们不断受挫,但也卻因此养成坚毅的性格。

二、身份思索与文化关怀

这部小说在表现女性既柔弱又坚强的一面时,也触及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关怀以及文化身份的追逐。她在作品中反复思考华文文化如何形塑一个人的身份认同,试图用感情的失落来表现华文的低靡。例如《春梦无痕》中描述从小受英文教育的华人张康妮与醉心华族文化的洋人班杰明萍水相逢,文化的落差发生了表错情的尴尬,直至对方介绍自己的结婚对象玛丽安时,她有如五雷轰顶,反省自小鄙视华文、以读英校为傲的态度。她自嘲地说:“自小浸淫在英文英语环境中的她,不是一向自忖,对西方文化知之甚深吗?和班交往后,不是一直觉得和他沟通无碍、心意相通吗?怎地在友情的诠释上,出了那么大的误差?……”英语是她唯一表达情意的工具,然而在心理上、感情上,她的皈依何在?这段经典的自白反映了后殖民时期的新加坡,选择走向实用主义一途,却忽略人文带给生命的重要体悟,而康妮的遭遇也预示着新加坡人对身份的迷惘。但是,作者并未忘记家庭才是传承文化的重要钥匙,她在《父与子》中写下围绕着雷蒙与父亲林长旺之间难以理清的亲情,讲述雷蒙因父亲长年嗜赌酗酒而从未感受到父爱,却在一次替父亲擦澡的过程中,看到他背上与自己有一样的红痣,才感受到血脉相承的可贵。精巧的篇章带出“我是谁?”的诘问,也进一步回应了面对时代洪流的冲击,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回自我与初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