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湾文学金典奖大奖小说《鬼地方》 家族悲欢史打破叙事束缚

字体大小:

台湾文学金典奖大奖刚于上周公布,得主陈思宏得奖小说《鬼地方》此前也获颁台湾金鼎奖的文学图书奖。小说从一个杀了人的作家回乡说起。

1. 上周公布的台湾文学金典奖大奖归陈思宏长篇小说《鬼地方》(镜文学出版),小说家获颁100万台币奖金(约4万7300新元)。

此外,七部作品获得入选奖:林新惠《瑕疵人型》(时报文化出版)、陈昌远《工作记事》(逗点文创结社出版)、郭強生《寻琴者》(木马文化出版)、黃春明《跟着宝贝儿走》(联合文学出版)、廖瞇《滌这个不正常的人》(远流出版)、刘宸君《我所告诉你关于那座山的一切》(春山出版)、苏致亨《毋甘愿的电影史:曾经,台湾有个好莱坞》(春山出版)。

颁发给新人的蓓蕾奖得主则是:蔡翔任《日光绵羊》(南方家园出版),以及《瑕疵人型》《工作记事》。

原是祝祷的地名变成咒语

2.今天来介绍陈思宏得奖小说《鬼地方》。

这部作品引人入胜,会让人忍不住一直读下去。

小说以台湾彰化永靖乡为背景,讲述陈家两代人的悲欢离合。

主人翁“他”——陈天宏的家乡就在永靖,永靖就是鬼地方;鬼地方就是永靖,鬼地方就是家乡。

小说里有人,也有鬼,鬼住在人的心里头,鬼也在说故事给你听。

叙事者说:“称‘鬼’,意指荒凉,对比文明国际大都会,他的家乡荒远偏僻,没有人听闻过。岛屿经济猛进年代,小地方没赶上建设步调,农村人口大量外移,年轻人离乡后就没有回来过,忘了这地名,留下走不开的衰老世代。地名原本是个祝祷,却成咒语,地名成真,靖,好静。”

可是他却回来了。

八点档狗血剧的家庭出身

小说的开始,陈天宏从德国返乡。他是作家。他在德国柏林参加写作计划。他邂逅了T。他们在波罗的海的一个小镇。他杀死了T。他坐牢。他出狱后返乡,穿着西装外套,走在田间,撞见童年玩伴小船。

小弟回家了,姐姐们也从不同地方赶回来,当然也有无从回来的,和不要回来的。

一路上都是回忆、缱绻,他的,姐姐们的,还有死去父亲的。

他是家中小弟,一共五个姐姐,还有个哥哥。父亲沉默寡言,患癌后躲到妈祖庙静养,母亲舌燥,同时还继承了家婆的暴力。这里没有文学世界中常见的温暖和蔼的阿嬷,只有暴君式的恶婆婆:“有次阿嬷把热汤往母亲身上泼,要母亲把一桌菜拿去喂猪,看猪肯不肯吃。母亲端着汤回来,听到几个女儿喊饿,把整锅汤往她们洒过去,她当时不觉得烫,只觉得可惜,一整天都没东西可吃,这锅汤够让几个姐妹都吃饱,她舔舔身上的热汤,也想趴在地上喝四处流窜的汤。”

重男轻女,我们再熟悉不过。五个姐姐没有一个幸福,那些家庭暴力,仿佛命定,有点八点档狗血剧,荒诞却真实。

无爱的婚姻悲剧中她们都想杀了自己的丈夫,却只有小弟杀了人,杀的还是彼此相爱的恋人。

告诉死去恋人家乡种种

这么一个鬼地方,他还是回来了,他想告诉T关于他家人以及杀蛇的邻居,穿红短裤的菁仔枞,装满尸体的水圳,茄苳树,永兴游泳池,明日书局等等的故事。

“可惜他把T杀了。”

红短裤是他爱上的第一个男人,禁忌的爱情,他们只能互相取暖:“书上写亚马逊丛林里的乌龟跟蝴蝶是好朋友,蝴蝶喜欢乌龟的眼泪,乌龟自己本身无法清理眼睛分泌物,所以任蝴蝶停驻在他的头部吸取眼泪,相亲相爱。他想象自己是蝴蝶,红短裤是乌龟,杨桃园就是他们的秘密亚马逊丛林。”

作家陈思宏,1976年在彰化永靖出生,是农家的第九个孩子。

陈思宏在台湾辅大英文系、台大戏剧所毕业,曾获得林荣三短篇小说首奖、九歌年度小说奖。从事写作、翻译,也是演员,现居德国柏林。

或许读者可以在小说里找到作家本身成长经验的投射,或许也不必这样去挖掘作家身世。

小说是虚构的,虚构是为了寻找真实。

台湾文学金典奖评审之一锺文音认为,陈思宏说永靖是“鬼地方”,“表面蔑视,暗底却是珍视。”另一名评审张国立则认为,《鬼地方》“将整个家族的悲欢离合与主角坎坷的成长历程牢牢扣在一起,透过家乡那小小江湖,一窥飘浮于历史尘埃间的庙堂。充分展现写作自由,打破叙事观点的束缚。”

语言灵动不断变换视角

这本小说的叙事语言灵动,不停变换视角,众声喧哗。

《鬼地方》出版以来大受好评,此前也获颁台湾金鼎奖的文学图书奖。

这部小说也是陈思宏“夏日三部曲”的首部曲,第二部曲将关于一段崩坏之旅,讲述一群台湾青少年到美国佛罗里达州参加夏令营,预计今年底由镜文学出版。

台湾文学金典奖评审之一锺文音认为,陈思宏说永靖是“鬼地方”,“表面蔑视,暗底却是珍视。”另一名评审张国立则认为,《鬼地方》“充分展现写作自由,打破叙事观点的束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