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三部书由点成面 正视消费社会成瘾问题

字体大小:

秘密阅读

本版推介三部适合一起阅读的作品:《工作细胞》动漫描绘个人的坏习惯对个体的危害;《成瘾时代》梳理历史,剖析“瘾”的来源以及对人类社会的威胁;《监控资本主义时代》直指科技财阀利用数码科技潜移默化改变人的行为。三部作品皆与成瘾有关。

一边读美国北佛罗里达大学历史学教授大卫·柯特莱特(David T. Courtwright)《成瘾时代:坏习惯如何变成大生意》,一边看日本动画新番《工作细胞Black》,不知不觉就想起谷川俊太郎曾在诗里如此写道:“心脏啊有时让你怦怦惊跳真的很抱歉/脑髓啊让你思考了那么多无聊的东西/眼睛耳朵嘴巴和小鸡鸡你们也受累了/我对你们觉得抱歉”。

有时候真的好想跟自己的身体道歉。我在生活中有那么多不良习惯,每天操劳着身体,实在很不好意思。

《工作细胞》动漫对细胞有了同理心

zb_0215_cj_doc7ea5klwtegh6z9fap1c_10200450_chewsl_Small.jpg
《工作细胞》系列动漫描绘个人的坏习惯对个体造成危害。

《工作细胞》系列动漫把一个很简单的创意发挥得淋漓尽致:拟人化。这让我们对身体里看不见的细胞有了同理心。系列动漫原作的人体比较乐观,而“Black”版,有了暗黑的转向:刚毕业投入工作的红血球,必须在一个酗酒、抽烟、嫖妓的男人身体里面工作,每个器官都严重操劳,乌烟瘴气,老油条还会欺负新人,到处都是抱怨和危机——典型的社畜生活。

小时候看过电视节目,主持人和一群小朋友被缩小,乘坐迷你飞船进入人体宇宙,那认识身体器官的快乐学习旅程啊,马上被《工作细胞Black》涂上灰暗的现实主义色调。

《成瘾时代》抨击资本主义社会操作

这套动漫描绘的是个体坏习惯对个体的危害,柯特莱特的《成瘾时代》(立绪文化)则梳理历史,剖析社会经济文化,力图告诉读者,“瘾”的来源,以及它对人类社会的威胁。

柯特莱特并未以医药科学的角度写作,这本书谈的更多是文化历史,同时戮力抨击资本主义社会之操作。

除了传统的吃喝嫖赌毒,他也谈到了网络成瘾的问题。

我想过去一年大家应该深有感触,因为冠状病毒疾病大流行,更多事情往线上走,飞入了云端,人们越来越离不开科技产品,尤其是智能手机。

某天到小贩中心打包,见老板周身七八种付费装备,有触卡机也有QR码,笑问他会不会手忙脚乱,他似乎没听清楚,反而回答说,幸好这些服务暂时没有直接向小贩收费。我说,等到你没有办法离开它的时候,它就开始收费了。他听后苦笑。我还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常上网的朋友大概会发现,过去一年,连YouTube也转型推出无广告的收费版。这个免费的平台,过去20年成功建立了用户的使用习惯,当人们越来越离不开它的时候,它增加了广告量,并开通了收费服务。还有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WhatsApp系统,在用户已经离不开它的时候,马上要实施新的隐私条款,开始新的赚钱模式。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一切甜头就只为了后来可以任意摆布你。柯特莱特指瘾自古就有奴役的意味,或许我们人类文明始终就避不开成瘾与奴性。

《监控资本主义时代》科技财阀掌控大数据

zb_0215_cj_doc7ea5hdcyw2h95dqip1c_13112736_chewsl_Small.jpg
《监控资本主义时代》上下两册非常适合与《成瘾时代》一起阅读。

互联网之兴起,最初被视为解放,许多被压抑的声音终于得到发声的管道,大集团再也无法垄断资源了。这种乐观想象在后见之明中显得尴尬,因为一如美国学者肖莎娜·祖博夫(Shoshana Zuboff)指出的,在旧利益集团被拉下王位的时候,科技财阀成为新的统治阶级,过去20年建立了全新的“监控资本主义”。这个全新的时代,科技财阀掌控大数据,利用数码科技潜移默化改变人类的行为、生活甚至思想,即她所谓的,让“群众自动化”,其可怕结果是破坏民主政治,同时推翻民众的自主权。

《监控资本主义时代》上下两册已由台湾时报出版,也非常适合与《成瘾时代》一起阅读。

网络当然是双刃剑,积极面还是有的,只不过当你碰上缅甸军人政变,全国网络随时可被关闭。从前人们乐观地以为世界不断进步,人类文明会越来越好,但事实很可能正好相反,一旦依赖某物,反制的方法就更简单了。

回到身体吧。毕竟新年来了。

柯特莱特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追求进步、健康、长寿的世界,但事实上,我们却被鼓励着去做不进步、不健康,甚且可能要命的消费……我们有必要超越神经科学,超越失调的神经元和有缺陷的基因,我们需要去了解新奇趣味的历史,商业化的恶习,大众成瘾,以及边缘资本主义对于形塑我们的习惯和欲望不断扩张的力量。”(页15)

瘾的起点是享乐,这是人性,无可避免。坏就坏在,有着柯特莱特所谓的“边缘资本主义”。

他认为边缘资本主义是“大多数不持久的货物及服务之设计、生产、行销,以及全球性的分配,这些货物及服务出现的(原始)目的就是要加强消费者的大脑奖励,借以培养具破坏力的习惯。”(页229)在谈到食物成瘾问题的时候,柯特莱特批评食品公司不顾人类健康,将大量的糖、盐与脂肪加入食物之中,明知道这些元素有可能让人上瘾,却明知故犯,恶意满满。

柯特莱特其实通过这本书,借用成瘾的现象,要抓出隐藏在我们消费社会之中的种种被合理化的恶意。

他认为资本主义为瘾提供了基础:烟酒零食能够被大量生产压低售价,在每个人唾手可得的范围内上架(过去一年大家有没有对网购上瘾了?),巧言令色的宣传,以及诱人的包装——几乎让人防不胜防。

虽然柯特莱特站在社会主义的角度大力批判资本主义之恶,但借鉴历史经验(比如禁酒的经验大多以失败告终),最后提出了相当儒家的折中解决方法:“反过量”。

所以说,推荐这本书也不是要大家变成清教徒。

就这样,我一边阅读一边喝酒,而闪动的电脑屏幕中,白血球小姐挥舞着武士刀,为败坏的身体抵挡各种细菌病毒的侵袭……

(《成瘾时代》可在纪伊国屋书店购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