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是一曲悲歌?

《中产悲歌》提出,所谓的中产阶级的分类标准有很多,包括职业、财富等。(档案照)
《中产悲歌》提出,所谓的中产阶级的分类标准有很多,包括职业、财富等。(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中产悲歌》提出中产阶级是资本主义制造出来的观点,目的是让人勤奋工作,积累财富。作者哈达丝·维斯认为,中产阶级这词的关键不是“阶级”,而是“中产”。

在被认为是中产阶级“崛起”的年代,“中产阶级”是很多人眼里的“成功人士”,他们大多受过良好教育,有稳定工作,衣食无忧,但近年来已有人开始提出,发达国家中的产阶级开始萎缩,也有人开始反思,究竟什么是中产阶级?该如何看待中产阶级?

《中产悲歌:面对薪资停滞、金融危机、税赋不公,中产阶级如何改写未来?》(We Have Never Been Middle Class: How Social Mobility Misleads Us)正是一本评述“中产阶级”,试图厘清“中产阶级”的真正意义的书。顾名思义,名为“悲歌”,本书所阐述的“中产阶级”,和过去一般认为的中产阶级是社会赢家的看法有很大的不同。

中产阶级是种意识形态

《中产悲歌》(时报出版)作者哈达丝·维斯(Hadas Weiss)为任职于西班牙马德里高级研究学院的人类学家,在本书中明确指出,中产阶级并不存在,“中产阶级是一种意识形态”,是一个格外模糊的类别,既没有明显的界定,其确实性也不令人信服。

本书提出,所谓的中产阶级的分类标准有很多,包括职业、财富等。以职业来说,从各种技能的专业人士、经理和专家,到从事任何非手工劳动的人。但如果想到那些高收入的非专业人士,这种分类便站不住脚。

zb_0315_cj_doc7epyhotehhg16sr5bh70_12152811_chewsl_Small.jpg
《中产悲歌》作者提出中产阶级并不存在的论点,和过往一般认为的中产阶级是社会赢家的看法有所不同。

作者认为:“我们被命名为‘中产阶级’,这个名称向我们所有人开放,从收入最高的专业人士和经理,到力争上游的成功企业和自雇的服务供应商,再到最低阶人员和不稳定的实习生。只要能充分利用工作之余的生活,同时仍可拥有或者将来可能拥有物质和人力资源(其价值可透过投资以维持或增强),都被称为中产阶级。”

在作者看来,“中产阶级”这名称,“代表了我们对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以及自己如何生活的关切,仿佛那些都是个人的选择和努力的成果似的。”

本书也指出,另一个受欢迎的中产阶级认定标准,是“相对不受贫穷困扰的人”。但作者也提出,我们都听过一些可怕的事:原本稳健的中产阶级成员,突然由于个人、国家或全球市场的危机而从财富中垮台。

哈达丝·维斯认为,中产阶级这词的关键不是“阶级”(class),而是“中产”(middle)。“这意味着一系列的位置变化,人们在较高和较低的位置间来回移动。中产阶级的中间性暗示了空间:我们在社会和经济上的移动,是相对于占据较高或较低位置的人而言,有时较接近某些人,有时又较接近另一些人。这也意味着在时间上的移动:我们意识到在自己的生命周期中可以上升或下降。”

中产阶级是资本主义产物

中产阶级是资产阶级中的一个阶层。本书作者也针对中产阶级自问自答:如果中产阶级实际上是一种意识形态,那这意味着什么?有什么用处?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如此引人注目?答案是:“资本主义的普遍性就中产阶级这类别而言是最为突出的,因为这一类别具有彻底的广泛性和包容性:每个人都被预设为金钱、时间或精力之自主投资者的形象,而社会则是由许多互动个体组成的合成物。人们在无法立即获得回报的状况下,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承担起比必要承担更大的债务负担,并且尽可能减少开支,以便为自己和家庭未来的幸福预做准备……”

中产阶级这个概念,让大多数人认为,只要自己够努力就能成功,但在本书作者看来,中产阶级说穿了就是资本主义的产物,人人在中产阶级这个“意识形态”下营营役役的生活,看不到,也没想到,自己其实已经被剥削。因为人们奉献心力,努力生产,其真正价值已经高于自己所获得的酬劳,而这些多出来的利润和好处,最终是回到了企业机构的高层手中。无论多么努力,中产阶级始终都是别人用来创造盈余的工具。最可悲的是大多数不得不为生活而工作的人,他们是最相信中产阶级这个意识形态的。

金融让资本主义大行其道

哈达丝·维斯也提出,在中产阶级这个概念上,金融化是帮凶,它让资本主义大行其道。“金融服务和金融工具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应运而生的必要性则是:身陷金融网络中的所有人都须具备财务知识,一方面看出投资机会并具洞察力,能精明地运用金融工具,另一方面承担风险并对其投资或是没能投资的结果负责。这个责任通常包括自行减少开支以求家庭预算的平衡,并确保资金的流入和流出得以持续。”

叫人深思的是,作者提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金融理财可以帮助我们购买工作收入所无法负担的东西。要是我们理解到家庭债务和低收入是一体两面的事,上述的事听起来是很糟的。我们越是习惯使用信用卡、抵押契约和分期付款方案购买物品(当那些东西贵到我们无法负担时,必然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的雇主便可以少付薪资。这样一来,金融化便成为加剧我们被剥削的原因。”

正如挪威卑尔根大学教授唐·卡尔伯(Don Kalb)所说,哈达丝·维斯在本书中告诉我们:“在我们拥护中产阶级的同时,也表明了面对金融化资本时,我们集体的无力感。”

归根结底,本书认为,中产阶级是制造出来的,目的是让人勤奋工作,为自己“积累”财富。在充满风险与不确定性的环境中,我们认为投资是改善生活的最终途径,因而造成“社会阶级流动操之在我”的概念,导致人人竞相争取稀少的资源。

读了《中产悲歌》,也许你也会问:究竟“中产阶级”是不是一个确实存在的社会阶级?中产阶级该何去何从?

(此书可在大众书局买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