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瑢:夏蝉声声

订户

字体大小:

记忆中,我奶奶冬日曾养了两只蝈蝈,这家伙一到半夜就叫,叫声执着。那天在院子里碰到隔壁邻居,他问我:你们家怎么半夜还在拉锯呢?

如果听不到蝉叫,夏天就算白过。

夏天起码有两种鸣虫,越热越叫,一是俗名“叫哥哥”的蝈蝈,另一种就是蝉。蝉喜欢同声大合唱,一唱起来就没完没了,而蝈蝈却叫叫歇歇,像是很懂得养生。蝉的叫声有金属味道,闭上眼睛仔细听,仿若有千万只手在那里捏了片碎铁皮在抖。蝈蝈声则杂了许多,比较混比较厚,一过立秋,蝈蝈叫声要变了,不再兴致盎然,它们疲惫下来,累了。坚持到白露如果还活着,叫声则愈加不堪,沙沙沙,沙沙沙,气若游丝。我最喜欢绿蝈蝈,漂亮,迎着太阳看,身体几乎透明。铁蝈蝈颜色稍差,但叫声高昂,让人想到京剧里的“花脸”,它要是一开口,哪怕是成群成片的蝉鸣也盖不过。记忆中,我奶奶冬日曾养了两只蝈蝈,小心的挂在暖气近处,这家伙一到半夜就叫,叫声执着。那天在院子里碰到隔壁邻居,他问我:你们家怎么半夜还在拉锯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