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国威:人远天涯

订户

字体大小:

梦蝶师身故后,他的书法在拍卖市场上火红。我确信这是他活着时万万没有想到的,确切点说,他更不会去想。

几天前痖弦自加拿大来电,聊起了他自己的近况,说今年加拿大的枫叶又比去年醉人,而他的身体都好,只是近来似乎真的老了,写信时总有些许的字一时记不起来。但故人旧事依然缠心,时时想起在2013年底夜访周公时,倾饮数杯而尽的情形。60多年来就只有这么一次,独与周公长夜促膝漫谈对饮,却没有想到的,竟是一别永别。痖弦还说:“梦蝶已是一个完成的人了,他完成了他诗人的天职,他的诗可以流传百世的。鲁迅没有完成,他是小说家,却写得太少;茅盾没有完成,写了两篇长篇,就当官去了;老舍就完成了。而董桥也完成了,他现在还每年写一部书,有质有量。可是我是一个悲剧,写得太少,一辈子就写了一本诗集,就去做编辑。弘一法师说‘华枝春满,天心月圆’指的应该就是梦蝶这样的一个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