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添胜每10年重读金庸 选梁朝伟演韦小宝成经典

字体大小:

香港文化博物馆今年3月成立常设“金庸展厅”,细说一代文人查良镛(笔名金庸)传奇。查良镛乃香港《明报》创办人,也是名满天下的武侠小说家,《明报》特策划《金庸专辑》,隔周二刊出,缕述查先生之办报及其武侠小说种种。《联合早报》获《明报》授权隔日转载,以惠金庸的广大读者。

  这阵子,中国制作的2017年版《射雕英雄传》正在香港播映,剧组起用新人主演,引起热议。过去40年,金庸小说不断被改编成电视剧,两岸三地作品至今超过60部。这个金庸电视剧潮流,始自上世纪70年代中,1976年佳艺电视制作了金庸剧集《射雕英雄传》及《神雕侠侣》,同年,无线《书剑恩仇录》登场。担任佳视版《射雕》及《神雕》监制的萧笙,后来过档无线监制《天龙八部》及《神雕》。那个年代无线金庸剧的舵手还有监制《书剑恩仇录》《射雕英雄传》及《倚天屠龙记》的王天林。不过说到产量之多,不能不提先后监制了九出金庸剧集,从少年时代起每10年必重读一次金庸的忠实金迷——李添胜。

【第二十五回 专访李添胜】

李添胜(香港电视台金牌监制)

香港电视台资深监制。少年时代开始对影视创作产生兴趣,中学时曾于绿邨电台当兼职播音员,中学毕业后加入无线电视布景道具部工作,曾在长寿综合性节目《欢乐今宵》中演出深入民心的角色“扫街茂”。参与经典剧集如《狂潮》《家变》《强人》《网中人》《猎鹰》等的制作。1984年首次监制金庸改编剧集《鹿鼎记》,一共制作过九出金庸改编剧。

1976年,李添胜刚从无线道具布景组转职为编导不久,他目睹金庸改编电视剧之风潮卷起。萧笙和王天林分别为佳视及无线制作《神雕侠侣》及《书剑恩仇录》等剧集,佳视在倒闭前一共制作了五部金庸改编剧,而无线在上世纪70年代至2000年间,更制作了约20部。在八九十年代,无线几乎每年拍摄一部甚至两部金庸剧,是港产金庸剧的高峰时期。

1984年,监制了不少经典时装剧的李添胜接下了他的第一出金庸剧。“当时刘天赐把制作《鹿鼎记》的任务交给我,还问我谁适合演韦小宝和康熙,我马上回答:‘梁朝伟演韦小宝,刘德华演康熙’。当时,他问为什么不是由华仔演韦小宝,伟仔演康熙?”李添胜少年时代已开始读金庸,对自己的想法并无悬念,结果,1984年版的《鹿鼎记》成了不少视迷心目中的经典之作。之后,李添胜陆续制作了《书剑恩仇录》《射雕英雄传》等九出金庸剧集(涉及八部小说,《鹿鼎记》拍了1984及1998年两个版本),数量之多,是无线至今的一项纪录。

李添胜中学毕业后加入无线电视,一直至去年荣休。这天,他轻轻松松呷着咖啡回味着那些年。“当年公司知道我对金庸小说较为熟悉,加上拍摄这类武侠剧,要与多个不同部门同事合作,幕前幕后的艺人、工作人员较一般时装剧多出不止一倍,由资历较深的监制负责,在指挥和协调上比较容易。”

李添胜认为金庸小说其中一个特色,是透过文字呈现出丰富的画面。“在金庸作品中,观众大都喜欢《射雕》,而事实上,这部作品也是无懈可击,金庸在写作上运用了很多不同技巧,可说是金庸巅峰之作。例如有一段讲述郭靖被欧阳锋打伤,继而遭杨康用刀刺伤,黄蓉和他无意中走进牛家村一家饭店的密室疗伤,密室有一个小孔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于是金庸运用了舞台的技巧去处理,从小孔看到一群又一群人进进出出,一切来得十分自然毫不突兀,突显出他的创作技巧之高超,令人佩服。”

炎夏拍《雪山飞狐》

金庸的写作技巧高超,李添胜觉得作为监制,制作金庸改编剧是一种享受,但他不讳言,有时在拍摄上要忠于原著有一定的难度。“八九十年代没有今天的电脑科技协助,有些画面真是拍不到,只好作出改动。例如《笑傲江湖》的黑木崖上那座吊篮升降机就没有办法制造出来,要分镜拍摄升降时的场面;另外,《书剑》有一场讲述‘火手判官’张召重掉进谷里被群狼撕咬,一个大奸人的下场确是震撼,但要找一狼群来演,谈何容易。既然不能保留原著的情节,我们就要想其他的处理手法,安排他自杀或者被他人所杀。安排张召重自杀,会有一种‘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味道,但观众看得不够畅快,我们最后选择满足观众,安排奸的死在忠的手上。”(注:‘余鱼同把张召重提到城墙墙头……从徐天宏手里接过单刀,割断缚住张召重手足的绳索,左腿横扫,把他踢落。群狼不等他着地,已跃在半空抢夺。’第十八回)

拍武侠剧,寻找场地经常是一大头痛任务,拍摄《神雕侠侣》时,李添胜也遇上这个棘手问题。“其中有一场讲述杨过带着神雕在襄阳城营救被缚于城楼高台上的郭襄。我们要找一个地方搭建城楼,因为有动作打斗场面,地方要够大,背景不可穿帮,最终找到沙田作壆坑村,那儿不仅地方合适,毗邻是屋邨,有食肆可解决饭食和休息等需要。”

李添胜说,演员拍摄古装武侠剧特别辛苦,因此,他总会尽力安排较为理想的休息环境。“拍摄《雪山飞狐》时为八月,演员要在炎夏穿上严冬厚厚的戏服,公司的档期一部接一部,没有办法改动,我可以做的就是花钱租发电车,为穿上一身冬衣的演员预备电动风扇,搭草棚降温。”

高价求得小龙女长发

或许是曾经在道具布景组工作过,李添胜对于演员的造型十分看重。“拍《神雕侠侣》,我找李若彤演小龙女,因为她有小龙女的冷,而且面型不用太多的修饰,化一个淡妆就可以了,最重要是发型,要替她找来一把盖过臀部的头发。我们拍古装剧,是用真头发的,因为假头发会打结,但这样长的真发并不易找,当时出了很高的价钱也没有回音。我告诉梳妆同事,没有到臀部的,起码也要一把及腰的,幸好最后找到,否则角色就会失去味道。”

制作电视剧多年,李添胜认为故事一定要照顾观众的感受,要赢得好口碑,离不开观众熟悉的人和事,还有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武侠小说虽然是一个抽离现实的世界,但正正就是因为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在现实生活中不敢去做但很想做的事情,都可以在武侠世界里做到。例如男欢女爱那些肉麻的情话,在现实生活中永远出不了口,但在武侠剧里出现就会很动人。

每一部金庸作品都有其中心思想,每一个主角都有一段与别不同的感情,金庸对感情有他独到的理解,写情写得很深很真,并不累赘。好像《倚天屠龙记》描述赵明(修订本改为赵敏)爱上张无忌的一幕,就写得一针见血。”故事讲述赵明邀请张无忌等明教人士到绿柳庄吃酒,她在席间下毒,张无忌图向赵明取解药,却与她同时落入庄内的地窖。“张无忌为了逼赵明交出解药,先点她的穴,继而把她的鞋袜脱去,以九阳功擦她脚底的涌泉穴,其实就是搔她的脚底,赵明抵不住痒,只好把张无忌放了(第二十三回《灵芙醉客绿柳庄》)。之后金庸笔锋一转,描写赵明如狼似虎要把这个男人拉到她身边。”李添胜手中无书也无剧本,却能一字一句把原文背出来:“小说这样写道:‘……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且语调还充满情感。

《笑傲》角色多

张无忌优柔寡断,相比之下,李添胜更欣赏令狐冲的洒脱和打不死的性格,是以《笑傲江湖》是他个人最喜爱的金庸小说。回想当年《笑傲江湖》还未正式开机,已经教这位监制累到脚软。“这部作品人很多,五岳剑派(嵩山派、泰山派、华山派、衡山派、恆山派),每派都有掌门人、师兄师妹,令狐冲江湖上的老友蓝凤凰、祖千秋,还有少林、武当、日月神教人士,我在化妆间看造型足足站了三天,现在要重拍《笑傲江湖》,单是找演员也不容易。”

李添胜说,金庸的小说其中一个吸引人的原因,是不仅主角写得好看,旁枝角色也出色,“所以拍金庸剧集需要很多甘草演员参与,当年无线是刚好有这样一批来自电影圈及话剧界的资深艺人加盟,实在是适逢其会。”

不同年代的金庸剧亦见证了演员的成长,1983年《射雕英雄传》王天林找来曾江演黄药师,2017年版由演过杨康的苗侨伟化身东邪,同一个角色在不同年代由不同的演员演绎,一个演员在不同阶段演不同的角色,金庸笔下的故事和人物就这样在电视剧集中一直重生,金庸传奇一直延续。

金庸专辑网址 http://bit.ly/2bKeD6h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