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廖伟棠:不是每个衣冠禽兽都叫胡兰成

订户

字体大小:

“巧言令色,鲜矣仁”,那些说话天花乱坠、善于变幻脸色的人是离仁最远的。那样的人恰恰是真挚热爱文学的人的最大敌人。

林奕含在她最后一次访问中,问了我们两个问题:“艺术它是否可以含有巧言令色的成分?会不会,艺术从来就只是巧言令色而已?”作为一个写作者,问出这两个问题需要极大的勇气,也显出林奕含在面对写作时的高度自觉。但如果把这两个问题移到生活面前,移到她所面对的不堪的人生面前,你就只能同意她的回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