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胡晴舫:当我们讨论爱情

订户
一九八四年一月底,伯纳(右)在法国出庭受审。后来搬上百老汇舞台,又改编成好莱坞电影的黄哲伦剧作《蝴蝶君》,就以他和中国情人的离奇故事为原型。(网络照)

字体大小:

无论手机如何日新月异,共享经济如何即将取代传统经济,城市如何改头换面,旧社区如何缙绅化,心碎的痛苦并未改变,年轻人的爱情伤痛仍是那么真实。

周二夜,香港的冬天从来不曾来,春意的湿气已经悄悄降临在尖沙咀街头,灯光昏暗的酒吧难得音乐没有震天响,朝街面敞开,贩卖手工啤酒,挤满了年轻人。背着行李从台北来的柳生和小胖,到了香港,成了Edward以及Michael,就待几天,谈谈生意,过两天要赶往广州。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