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胡晴舫:什么都没发生 也都发生了

订户

字体大小:

曾奋力搏斗通过的街道还要再走一次,前阵子才遭受的人际挫折重新又发生,所谓的缺点怎么改也改不掉,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也不代表就不再受郁闷的困扰。

生活在19世纪、20世纪交替的葡萄牙诗人佩索亚使用过同样的技巧。走在城市急遽资本化的欧洲街道,天天往返办公室、住家之间,他让他的心灵飞出里斯本楼房所筑成的城墙,假装自己正在遥远的土地上过着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