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写陈有勇

订户

字体大小:

8月15日我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专栏写了《记住陈有勇》一文,得到一些回响。陈有勇,这个消失了33年的名字再度引起书画爱好者的关注。

15日当天,蔡逸溪夫人杨少瑜转告我,陈有勇夫人看了文章打电话给她,愿意和我见面并带我去看陈有勇的画。实际上,我是几个月前才从少瑜口中知道陈有勇的,她希望我可以写写陈有勇,新加坡美术界应该记住这个人。我去国家图书馆找了一些资料,看了他一本薄薄的画册,第一印象是:有八大山人的嵚崎怪诞。仅仅通过印刷品就已经非常喜爱他的作品了,我对他有强烈的感应,写他只有一个原因:看了他的画,实在“欢喜赞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