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情事 ──珍·奥斯汀逝世两百周年小记

订户
英国银行新发行的珍·奥斯汀肖像十英镑钞票。(路透社)
英国银行新发行的珍·奥斯汀肖像十英镑钞票。(路透社)

字体大小:

客居英国多年,我深切体察英国人清谈之功力与尖刻之本事,珍·奥斯汀小说千言万语之对白长篇累牍之信札正是那套习尚的写照。

客居英伦那些年我立心抽暇多读英国经典小说。我先读珍·奥斯汀(编按:也译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袖珍开本,随身带着,上班下班火车上读,几个星期读完了。我家小镇火车站每个钟头17分和47分都有火车停一停接乘客进城,准时极了。万一错过清晨7点47分班车,下一班是8点17分了,开到伦敦桥那站还要转车去到查令十字站才是终点,走出车站走完一条河滨路,那是英国广播电台大楼了。那两班车赶上班的人多,尽是陌生而熟悉的面孔。一位高挑清亮的英国女士天天在我家下一站上车,先是彼此点头笑笑,久了凑巧坐得近礼貌寒暄两句:“好看吗?”她悄声问我。我合上封面让她瞄一瞄书名。她轻轻“噢”了一声点一下头。我说读珍·奥斯汀是为了揣摩你们英国人的教养。她仰一仰头腼腆一笑。火车顺着铁路弧度疾驰,早春赤金色的艳阳忽然洒在她脸上,花容急急别向一边避开强光,嘴角一翘,酒靥乍现,执拗的神情竟是我想象中书里的伊丽莎白。维琴妮娅·吴尔芙说珍·奥斯汀熟悉人性,看透阶级、金钱、相貌影响人人性情,说她简直跟两百多年后今天的作家一样现代。查令十字站下了车那位女士在月台上走了几步忽然回头跟我说:“《傲慢与偏见》比《理性与感情》好看多了。”她打开皮包拿出票根回眸补了一句“明天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