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雪影寒天

订户

字体大小:

每逢雪日,我必面容恭敬而欢愉而严肃,像是整备全身每一根汗毛尖的精神汇聚,去迎接、去守候、去参与,全神贯注。每一个雪日于我如同一场奔旅般专心经历。奔雪归来,会把走赏用纸笔记下来。

晚餐时刻,窗外骤然飘落瓣瓣如花雪片。宛如逢遇故良友,霎时心头一阵惊喜。谁也没料到,2月底,西伯利亚寒流突然袭击欧洲,荷兰这临海边陲小村岛竟有夜温零下10度。午后走去探望村角盛开的雪滴花,忘了戴帽,脸上寒气如刀,耳朵受冻。眼见气温锐寒,中午我掏出各香料罐子,告知先生今晚我们吃辣暖胃,冲缓西伯利亚寒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