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的这一方

大海把下南洋的中国人带到槟榔屿,他们当时只不过是帆船停在哪里就在哪里居住,这是缘分;住久了之后也就他乡变故乡,这是感情。

Y指着海珠屿大伯公庙里头昏暗不明的灯光下一块已被烟熏得发黑的石炉说,它在这已有两百多年,是槟城最老的文物之一。我很好奇地趋近一看,上面隐约刻有字,我费力地集中眼神端详,仿佛是“乾隆”二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