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音的“爱之书”与儒家的仁爱观

爱,以及在隐喻意译上的对神的崇拜,不只是盲目的激情,同时需要慧眼的明察。

要把世俗的爱,例如男女之爱,亲情之爱提升为大爱,必须克服自身的无明,修炼出普世同情和智慧。

“春铺原上草,我献爱之书。”波斯大诗人奥玛·珈音的这行诗,我经常恭录于译著五卷本《鲁拜诗词新译五百首》(唐山出版社)的扉页,作为给朋友赠书的题词,因为它以比兴道出了《鲁拜集》的核心宗旨。正像烧不尽的原上草一样,人类之爱和爱的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