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30年前的新树种 ——“语文特选课程”栽种记

订户

字体大小:

生活蝇营狗苟,这群毕业若干年后还在夜空划出星火的朋友,于今是否仍流连于汉字田,已不再重要。他们涉步的水痕,流淌各自心中。

30年前的往事。1989上半年的某一天,临下班前上司找我到她办公室去,单刀直入,通知我隔天出席国会听讲。我问原因,她回说去了你就明白。我随即退出办公室,这简短的谈话,让我心生期待。翌日中午,我坐上国会旁听席,居高临下俯瞰,生怕失神走宝,正襟危坐,专注聆听,一心等待捕获从政治人物口里蹦出的“猎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