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克利的魔山

订户

字体大小:

就像哈维尔是剑桥游学生活的支点,我将米沃什视作伯克利一年生活的向导。哈维尔与剑桥并无关联,但在克莱尔堂那经常过分清冷、无聊的晚间,哈维尔像风一样给我带来人生第二次热忱,鼓舞起我对现实的介入。米沃什呢,他该教我怎样应对流亡的疏离与始终吧。

卜弼德去世了,陈世骧也离去了。一个是俄国革命的难民,一个避开了红色中国。在漫长的时间里,他们在加州伯克利教授中国古典语言与文学,同样博学、冷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