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笼情结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今天纱笼仍在,只是不再像从前一样仅围在胸口便可出门。现代人穿纱笼,大多变成下半身的花裙子,上半身的衣服可以是蜡染也可以搭配潮流上衣,选择多元,但在我们心里,纱笼,还是那条纱笼。


未上中学之前,我们全家和祖父母、叔叔、姑姑一起住。一大家子住在前户,同一庭院里,后门是一家马来人。记得马来哥哥的名字叫阿农,马来姐姐叫阿对。今天回想,我们竟是以闽南人唤孩子的方式去称呼他们。闽南小孩名字有两个字,平时称呼都把中间那个省略,直接称阿什么的。马来人的名字应该不是这样。可是当他们生活在我们的嘴里的时候,华人依据华族的乡土叫法,他们也很乐意回应。我们叫阿农哥(阿农发音是马来文,哥是闽南话,所以是Anon ko)而不是按照马来文的叫法为Abang Anon。


住家庭院前后植满花树,我对门前那棵海杏树十分难忘,因为那棵大叶子树,启发了我对植物的注意和植物名字的好奇。海杏树因此成为我认识的第一棵树名。后院没栽种大树,然而盛开的花比前院更多些。热爱土地和大自然的马来人特别爱花,两家共用的篱笆一排过去长约90英尺,每天皆见姹紫嫣红,四季不分明亦有优势,日日花开,天天花香。有时看到马来姐姐阿对在篱边摘花采叶,用舂辣椒的石臼舂好几下,花叶碎了,她用花叶的汁液将十根手指染得橙橙红红,其实是染指甲,天然的指甲油大概可耐两三个星期,一个月后,后门的马来姐姐又开始舂花舂叶。我就坐在她的厨房里,看她耐心地制作天然指甲油,来到这时代,叫法应是有机指甲油。阿对姐姐处理好自己的指甲,唤我,来来来,我帮你也染一下。好奇又好美的小人儿怯怯地伸出手指,过后快乐地看着染红的指甲,感觉有趣好玩。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