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笼情结

订户

字体大小:

今天纱笼仍在,只是不再像从前一样仅围在胸口便可出门。现代人穿纱笼,大多变成下半身的花裙子,上半身的衣服可以是蜡染也可以搭配潮流上衣,选择多元,但在我们心里,纱笼,还是那条纱笼。

未上中学之前,我们全家和祖父母、叔叔、姑姑一起住。一大家子住在前户,同一庭院里,后门是一家马来人。记得马来哥哥的名字叫阿农,马来姐姐叫阿对。今天回想,我们竟是以闽南人唤孩子的方式去称呼他们。闽南小孩名字有两个字,平时称呼都把中间那个省略,直接称阿什么的。马来人的名字应该不是这样。可是当他们生活在我们的嘴里的时候,华人依据华族的乡土叫法,他们也很乐意回应。我们叫阿农哥(阿农发音是马来文,哥是闽南话,所以是Anon ko)而不是按照马来文的叫法为Abang Anon。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