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粉面饭入梦来

可怜的职业,真是我节食的天敌。为什么每次动物本能和人性光辉搏斗的时候,人性光辉总是这么不堪一击呢?

从上个月开始,我晚餐不再吃主食。

这是受我周围朋友的蛊惑。上海的沈宏非老师和北京的小宽老师从年初就开始戒断碳水,而且表现出了很强的意志力。宽总吃炸酱面,只吃炸酱,沈爷过端午节只吃粽叶……他们的成果非常显著,据传基本瘦了10公斤左右。沈爷的两颊开始出现胡歌般冷峻的棱角,宽总见人就卷起裤腿儿,“看看看看,锁骨都呼之欲出了。”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主食 节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