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江湖在·心潮逐浪高 ——我和查先生的忘年缘

1991年4月9日金庸写给杜南发谈授权部分章节作为本地华文课程教材的信札。
1982年3月6日金庸夫妇于新加坡花柏山缆车站。(杜南发摄)
1981年6月2日金庸写给杜南发的信札。

查先生的一生,创造了中华文化的一个经典,我觉得,每个到过他的国度的人,都是他的朋友,我们都是。

我与查先生,一次访谈,便成一生朋友,这份机缘,或在彼此投缘,此生才有这段时空的交会。

我是后辈,有幸能和他成为忘年之交,或许就如倪匡兄多年后有一回告诉我的理由——“因为他觉得你很不错,有意思”,如此而已。有时想想,友谊与情缘的起点,往往也不就是如此简单的一种感觉么?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金庸 缅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