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劣性奖”与女性描写

订户

字体大小:

(她的耳朵)让我想起秋雨初霁的清晨树林从一层层落叶间忽一下子冒出的活泼泼的蘑菇。

如何?刚才说了,性描写的优劣不敢妄议,也不宜公开讨论,但就同一本书中的女性描写而言,可谓只优不劣。喏,将成熟女性笑容比为月而有别于传统的闭月羞花,将13岁女孩笑容比为阳光而不同于常说的阳光女孩。至于圣诞节和新年联翩而至以及蘑菇之比,更是不落俗套,让人思绪稍事迂回之后会心一笑。至于是不是村上首创,我没做过专题学术研究,自是不能断言。何况村上本人也在《猫头鹰在黄昏起飞》中坦言:“事关比喻,我大体是从雷蒙德·钱德勒那里学得的。毕竟钱德勒是比喻天才。”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