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人心的回归

订户
芬兰赫尔辛基西贝柳斯纪念碑由两组雕塑构成。(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人们特别是年轻一代越来越失去了平静孤独的自我,失去了个人作风的直率简朴,也就越来越不可能去把握去倾听去喜欢去感动超越了时代纷乱和天地混沌的古典音乐。

1.纪念碑下的失落感

去年年底,我跟团去芬兰首都赫尔辛基旅游,当地的导游是一位浓眉大眼、英俊挺拔的小伙子,一头细密黑郁的鬈发尤其飘逸潇洒,大家都先入为主对他有好感。城市观光的其中一个项目,小伙子带领大家去参观芬兰古典音乐作曲家西贝柳斯的纪念碑,它竖立在一座占地广大的公园内。在旅游大巴到达公园前的那段路上,他向旅客们详细介绍了西贝柳斯的生平,作曲家在芬兰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地位,以及他的一些著名音乐作品,包括最广为人知的《芬兰颂》(Finlandia)。小伙子的叙述和讲解堪称规范专业。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