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上华山

琢石成阶,拾级而上,共两百五十有余,而陡峭之势如一支钢筋铁笔握在我的手掌心。临崖是斧削,一落就千丈。我想,天造华山时候就想到的,要一一考验来者的心志。

张岱写“越山五佚”为了“补天”之不足。绕一个圈,是想告诉你,他钟情于山水,一心向往。——其实无关五越之名声不响。天有天的主意。彼山有彼山的好。我少小闻华山之大名。华山论剑之后便盼有一天登临山峰,想象我是侠,也来谈武说艺。陈建坡兄赠我行书条幅,写明代吴从先“小窗自记”句:侠之一字,昔以之加意气,今以之加挥霍,只在气魄气骨之分。看起笔就传神。只见真一侠士纵步而来谈论华山侠士之精神。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华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