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百年一泪不空流 —— 学者巫宁坤的劳改营记忆

订户

字体大小:

巫宁坤把自己30年的坎坷人生归结为:“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

异议作家余杰认为,应加上“我离开”。笔者觉得重要的该是“我思考,我见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