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认识越陌生 ——纪念马悦然先生

订户
马悦然葬礼现场。(《北欧时报》提供)

字体大小:

11月21日,马悦然的告别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某社区的教堂里举行,这是他生前常去的地方,很小,只能容纳60余人,但今天来向他告别的有130人之多。《北欧时报》记者告诉我,中国作家余华为他敬献了花圈。

关于他,我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部分都是从媒体上获得,比如他与中国文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翻译过好些中国古典文学和现当代文学作品,用中文创作了诗歌《徘句一百首》、散文《另一种乡愁》及微型小说《我的金鱼会唱莫扎特》等。由于他是瑞典文学院惟一懂中文的院士,报刊经常把他的名字与靠近或试图靠近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排在一起,虚虚实实,真假莫辨,他不堪其扰,有一年愤怒发表声明。而陌生是在认识他之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