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且吃且珍重

订户

字体大小:

在吃上,因为有节制,所以才会有节奏、有情调、有韵致。

我对“美食家”一词,既没感觉,也不认同,从苏东坡到汪曾祺,他们终究是文学家——不过是在饮食上非常用心的文学家而已。吃,只是他们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一日三餐,自自然然,尽管有所追求,但也就是一种业余兴趣而已,并不像袁枚对美食的“过分”热衷,而我恰恰觉得苏东坡和汪曾祺的饮食境界是超越袁枚的。吃,最好不要走职业化道路;画家,最好也不要宫廷化。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