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金山脚下

朱铭古茄苳沉木太极拱门。(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中国人做雕塑,过度西方或东方,都难以超越前人。然一座简朴意带抽象的太极雕像耸立在你面前,不论你是否懂得他是在做十字手、云合、单鞭下势,或两人推手,甚至无眼无耳无口,你都会觉得他是活的……

志锐在2019年11月下旬来台北参加学术研讨会,24日星期天约我一同前去参观“朱铭美术馆”。那天我负责开车,自市区开往基隆方向,进入基金公路,景致辽阔,海涛呼风环耳,此路途经“野柳地质公园”,园中自然风化的女王头石像,更是世界闻名。记得昔年我自香港来台就学,志锐则从新加坡来,加上班上同学多来自中南部,开学未几,曾大伙相约同游此地,那时人迹罕至,女王头可近距离拥抱拍照。近年游人如鲫,公园路径修得平整,与女王拍照更筑进出动线,只可远观,严禁触碰,因为20多年来,在自然与人为下,女王的颈子日见消瘦。

筠园凭吊

车缓缓地转入三界壇路,路牌指示,往左去金宝山邓丽君纪念墓园,往右是朱铭美术馆,两地相隔不远,志锐临时动议,先到筠园凭吊。

邓丽君墓园,以邓丽筠本名的“筠”字取名“筠园”,作开放式的墓园,供歌迷悼念。在入口前方的广场中央,有大型钢琴键盘石雕,而右方花园中,则树有一座邓丽君歌唱神情的雕塑,左方有一面大理石碑,刻着她的生平,这些都常吸引万千歌迷、游客的驻足。在墓园区还不断播放着邓丽君所唱的歌曲,她的身影仿佛如其甜美悦耳的歌声永存我们的心中。从前我曾载友人来过,当时还有一位老爷爷,每天都带着邓丽君的照片、鲜花,20年如一日守护筠园,这么一位忠实粉丝,邓丽君若泉下有知,一定比我等还要感动。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这首邓丽君唱的歌曲,我常萦在耳,想到的是一部1996年为纪念邓丽君逝世,以黎明和张曼玉为男女主角的电影《甜蜜蜜》。我当时看了,心中泛起极大的感触。我们一家是80年代初移居香港的,与电影中的两位主角,分别从内地到香港讨生活的背景是一样的。那个年代在香港讨生活真的不轻松,来到香港的内地人,许多人都不能重操故业,有少数从事服务业,更多的都到工厂里上班。电影中男女主角的境遇,似稍能道出那个年代到香港寻梦者的境遇。然香港的日渐繁荣,成为东方的一颗闪亮的明珠,那年自中国内地到香港谋生的人,其实功不可没。

20200420lifestyle_bingfen_Medium.jpg
邓丽君墓园,以邓丽筠本名的“筠”字取名“筠园”。(作者提供)

感动朱铭

车后来沿山路向下行驶,不一会便抵达“朱铭美术馆”的大门,志锐特别激动,因为他多年来一直想到这里参观,没想到终能愿望成真。购票后,我们在放影室先静静地坐下来,观看朱铭如何以5000多年历史的古茄苳沉木,顺着材料的天性,保留了古沉木的外观特色,创作出一大一小相互呼应的太极拱门的过程。

记得早前读过一则新闻,报道朱铭感动地说,“我刻木头67年,什么木头都用过,这件最让我感动,因为是跟黄帝同一辈的木头,要雕刻时的心情比较沉重。”如今看到纪录片及原作巨型古沈木太极拱门,心情激越,久久不能平复。

我们在逛这座大型露天美术馆时,看到了朱铭不同风格的雕塑,如太极系列和人间系列——降落伞、三军、科学家、绅士、排队等,即便人间系列反映俗世人间形形色色的人物百态,但我们都豪不犹豫地表示,还是最喜欢朱铭太极系列的创作,因为中国人做雕塑,过度西方或东方,都难以超越前人。然一座简朴意带抽象的太极雕像耸立在你面前,不论你是否懂得他是在做十字手、云合、单鞭下势,或两人推手,甚至无眼无耳无口,你都会觉得他是活的,他与中国千百年的文化连结并存,粗犷的刀痕,简洁的线条媲美魏晋唐宋的曹衣出水、吴带当风,蕴含强烈的中国文化元素,正是这太极雕塑的生命源泉。而朱铭的雕塑“拱门”,不是门,是两个人在对练“太极推手”,静心细看,隐约可见两人四手相搭,以粘、黏、连、随,推押、拉引、揉扭而不息,一下便化成了这拱门意象。

物常聚于有缘  

“我非常喜欢朱铭的雕塑,在新加坡时有所见,但价钱不菲。国威你有收藏?”志锐说。“我在10年前曾在一间旧货店里看到一尊没有落款的朱铭太极像,在木座的前后有两面铝牌,一面写‘正气太极’,一面‘法务部调查局敬赠’,为什么没有落款,我能断言是朱铭的?其实物聚有缘,早些年辉诚曾得到了同样一尊朱铭太极像,高兴之余告诉我,因新店法务部调查局买了一尊朱铭太极放在局前,并请朱铭依比例缩小,翻铸了50尊,编号没有刻在雕像上,而是印在盒子外,用来送给贵宾,辉诚当时还传了照片给我看,因此我印象非常深刻。记得当时我立刻议价,因为对方不敢确定是朱铭的作品,开了一个很低的价线,那时我身上没多带钱,交下2000元台币作订金后,转身出门去提款。当时心情极为激动,但得装作镇定,慢步迈出店门后没多久,便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附近的提款机提款,接着飞奔回去,到达店家门前,又得调整呼吸,故作轻松,直到将雕像放进背包,才放下心来。现在想起来实在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但这大概就是大多数收集古董的人,捡到漏又怕卖家反悔,怕得而复失的行为吧!哈哈。”

志锐听我这样一说,也觉得我有点好笑,但同时他的眼眸子里似乎也闪烁出一丝羡慕的眼光。不过真的物常聚于有缘,我自学习收藏以来,除感聚散无常,会者定离的不变铁律外,一切得失,确都归于物与人,人与物之间冥冥中的缘分。所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想志锐他日定能如其所愿。

(本文小标为编者所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