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酒人酒事

订户

字体大小:

十冬腊月,雪虐风饕,被堵在家里。窗子亦被埋去一半。此时如果能喝酒的,我以为每个人都该来那么一点。三杯两盏,用那种墨黑色的小瓷盅,斟满四钱。花生米、薰豆干、梅菜笋丝,小碟小碗的随意弄那么几样。酒当然以白酒为好,度数需高一点,且最好把酒先烫一下,温热着喝。一如《水浒》里的梁山好汉,动辄一句,“切二斤熟牛肉,先烫壶酒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