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花落水流红——我的红楼梦藏书情意结

订户

字体大小:

倒是一直记得手头那《红楼梦三家评本》,粉绿色封面,仿佛有点旧玉的颜色。寻觅不着,看来也就是搬家太多次——大概认为红楼的书即使筛掉了,是无关紧要的。这含糊的态度确实低估了自己的囤积癖好。后来二手书网上看到一套新版的,也就联系了卖家,谁知书原来瞬间便没了。一番曲折,订回来:所谓三家,瞩目的名号是护花主人和太平闲人,另一个是大某山民,这都是当年“爱红之人”,点评批阅,还有论赞人物,分章读法,仔细地将小说分析了。那时此书全名为《增评补像全图金玉缘》,因避开禁毁而更名,无意中落入曹雪芹厌恶的姻缘套路里,故此如今恢复原名云云。章回文字且慢细读,回目前的绣像图,倒是可看的,古装世界的人物穿梭其中,闪藏亭台楼阁内,演出人世故事——在孙温彩绘红楼被挖掘之前,童稚时期的我也曾把刘旦宅戴敦邦的人物图,拱为珍璧:刘式的大观园美人,一个个双颊胭红,娇娜可人;戴派则气势取胜,大开大合,尤其凤姐儿,狐裘披身,眼波横掠,不就是美艳带威仪的二奶奶?戴敦邦也有小本连环图传世,只是画林妹妹万种闲愁,手拎曲册,那纤细水蛇腰也过于瘦了——而黛玉头绑巾带,似乎总是带病中。刘式有一则“平儿理妆”,仕女一脚轻踏圆墩,一手拨弄鬓发,姿态撩人,很美,只是不像拘束在二奶奶身后的陪嫁丫鬟,也许是某种不自觉的个性释放。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