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流沙河先生二三事

订户
2019年10月10日,作者(右)最后一次在成都拜会流沙河。(罗缋元摄)

字体大小:

我同沙河先生相识30年,每次回成都都要登门拜访他。直到去年10月10日,即他去世前一个月,我去府上拜会他,赠我一部《诗经点醒》,扉页题名处多了几个小字:“鋼縱岡,得聲,字寫错了。”几十年来,先生每有新著出版,必会亲自签名相赠,这回却第一次把我名字写错了。

一次,我在新加坡买到新出版的手稿本《白鱼解字》,专门带回成都请他签名。他见了,让我把书留下,自己从书房另外拿出一部精装本签名给我,他说算作是交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