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所知道的流沙河

订户
章诒和手书《我所知道的流沙河》。(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1980年,艾青把他恢复写作的第一本诗集取名归来之歌;与此同时,流沙河也写了题为归来的作品。于是,归来成为一种文学现象。这些归来者都是在上个世纪陆续“消失"的,或是胡风成员,或为右派分子。复出后,这些人把经历的磨难和对磨难的体验都融入作品。长时间辗转于社会底层,无疑加深了对历史和人生的认识,并与权力保持距离。面对文化的断裂与承续,流沙河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由“诗”转向了“字”,即汉字研究。为何转向?用他的话来回答:“一个汉字就是一条路,带着我们回到传统文化的故乡,中国文化的信息都在那里。”他的晚年坚持开办免费讲座,讲诗经,讲论语,讲宋词,讲说文解字,并著书立说,直至生命终结。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