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佳士得 亚洲区总裁魏蔚 250年老字号把握亚洲新时机

刘奎龄《五伦图》是秋斋中国近现代书画百年大展作品之一。(秋斋图片)
钟泗宾的《峇厘舞会》在“汇聚:新加坡艺术特别专场”创下最高成交价。(佳士得图片)
任伯年《大吉图》。(秋斋图片)

今年是佳士得拍卖行成立250周年,以香港为起点,进入亚洲30年,亚洲贡献三分一营业额,未来还会有多大增长空间?《联合早报》记者专访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探讨新加坡藏家与中国大陆、香港相比,对艺术品的鉴赏品味、能力与兴趣有何不同?为何香港佳士得秋拍会和新加坡“秋斋”合作,筹办中国近现代书画百年大展?

“我们的上一代仍怀恐惧感,抓住现金不放。1965年以后的一代,属于和平年代,温饱之后开始对艺术品有更多的追求。与上一代的焦虑感不同,这一代的艺术品消费更多是享受,精神上的愉悦。”——魏蔚

今年是佳士得(Christie's)拍卖行成立250周年,12月3日在伦敦将举行大庆。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魏蔚(46岁)日前来新,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中国清朝乾隆皇帝的宫藏,有一部分曾经过佳士得之手。英国收藏许多奇珍异宝,委托佳士得拍卖,主要由俄国叶卡捷琳娜大帝拍去,俄女皇将部分拍卖品进贡给乾隆皇帝,点出佳士得与清宫藏间接的关系。

魏蔚说,佳士得1970年代就进入亚洲,日本是第一站,但属纽约管辖。说佳士得进入亚洲举办拍卖30年,是以香港为起点算起。

亚洲崛起,今年上半年佳士得业绩为21亿英镑(约38亿新元),虽比往年同期少,亚洲业务仍突破达30%,第一次与欧洲、北美同比重。

佳士得亚洲共有11个市场:北京、上海、香港、台湾、马尼拉、曼谷、吉隆坡、雅加达、新加坡、首尔、东京。

2012年进入佳士得,魏蔚说:“中国市场是世界第一的拍卖市场,过去十年增长飞速,预料未来十年将随经济财富聚集,更多人接近艺术精神上的愉悦,继续快速发展。毕竟人们买了好房子,有了好家具之后,墙上需要挂上好艺术品,这是另一层次的享受。”

在她看来,中国之外,亚洲其他经济体的稳定性,没有战争,为拍卖市场提供良好基础。日本买家回来了,以新加坡为枢纽的东南亚经济也稳定;反观,欧洲与美国经济大环境不稳定。

她说:“中国经济强大,经过几年的政治改革,社会趋向稳定。中国有扎实的艺术需求,富裕人口多,消费得起艺术品。光是可支配资产100万美元以上的人口,在中国已有130万,佳士得客户占零头不到,可以想象,空间有多大!”

进入中国的挑战

2013年,佳士得是第一个获得进入中国拍卖执照的国际拍卖行。魏蔚指出,执照诸多限制,不允许1949年以前的中国艺术品(以及西方艺术品)在中国拍卖,名单上的300位中国艺术家都不可拍卖,现下拍卖市场高达九成以他们作品为主,佳士得只能做其余一成的市场,开拓新买家族群,挑战很大,任重道远。比如佳士得不能拍卖中国画,只能做当代水墨画。

然而,对于佳士得史无前例拿到执照,魏蔚感觉无比骄傲,毕竟大门已打开。她一年因工作所需得飞上8万公里路,要做开荒性工作。

她说,佳士得在海外有88个拍卖门类,引进亚洲的,只有七个,在中国这样的新天地,“被逼”试验新的平台,像卖家具、地毯、名牌包包等,但仍坚持拍卖具备可藏性,具有美感,可以世代相传的藏品。

温饱后追求艺术

魏蔚出生杭州,进入当红的国企负责进出口贸易。26岁结婚,赴上海发展,再留学法国,进入麦肯锡工作11年,成为合伙人,后在俏江南担任集团CEO,管理咨询经验丰富,但对艺术是门外汉。

她以有点财富累积有点闲钱的打工族角度,设想新藏家对艺术的需求,也下场买些艺术品“交学费”,借以了解新领域买家的心态。

她说,自己钱不多,可买些东西给自己与家人玩玩。摆放在家里的家具考虑西方名家,杯子选了18世纪中国出口的外销瓷杯。与其花数千美元买名牌新银壶,不如花更少的钱买18世纪老银壶。她的10岁女儿为卧房买挂画,选了带给她Happy心情的日本村上隆画作。

魏蔚指出,像她外公一辈有闲情雅致,家家户户喜欢收集并日常使用瓷器、玉器、书画,摆设之外,也加以赏玩。

上海1949年以前养得起300名画家,因为在家挂画稀松平常,讲究的大户人家根据四季换画。还有清代皇帝有12月份花神杯,每一月份用一种杯,显示艺术品与生活息息相关,这样的传统未来一定会恢复。

她说:“我们的上一代仍怀恐惧感,抓住现金不放,但1965年以后的一代,属于和平年代,温饱之后开始对艺术品有更多的追求。与上一代的焦虑感不同,这一代的艺术品消费更多是享受,精神上的愉悦。以后人们会越来越放松,越来越能享受艺术。”

不过她说,当下中国买家是新富,大部分还是投资心态看待艺术品,还没有欧洲旧富那样的平和心态。

新加坡新移民买家活跃

根据魏蔚的观察,以新加坡的GDP收入增加,随着各种规模的艺术博览会等盛事举行,国家级美术馆的开幕,展览空间比香港还好,艺术市场将更活跃。

佳士得新加坡办事处设于1990年,当时只有一个人,一台电话,并在家办公,现已发展成10人团队,为东南亚最大。

去年新加坡买家增加14%。新加坡作为富豪聚集地,过去五至十年有了变化,体现在中国与印度尼西亚新移民在艺术市场更为活跃。他们不再把新加坡当作第二度假屋,而是安家落户,把业务搬来新加坡,除了投资房产,让子女接受教育,也计划养老,投入艺术市场之中。对这样的新变化,魏蔚感到蛮惊讶。

去年香港佳士得配合新加坡建国50金禧举行的“汇聚:新加坡艺术特别专场”,新加坡九名画家创下最高拍卖价,包括已故先驱画家钟泗宾1953所作的《峇厘舞会》,创下772万港币(约140万新元)拍卖纪录,破全场与画家本身最高成交纪录。

魏蔚说,佳士得引进价位相对不高,像新加坡画家,还有越南、泰国、印尼的画家,都是贴近东南亚的艺术品,很能引起买家的共鸣,在在显示新加坡作为东南亚枢纽的角色。

她认为,以前新加坡藏家的收藏口味集中在东南亚与亚洲艺术,现在新一代喜好西方近现代艺术,变化大。她比较新港两地,“新加坡是中西交融之地,口味比较亚洲,可以接受印度、越南或泰国的艺术,香港口味比较华人。”

佳士得另一增长势力来自网络平台的电子业务,在2016年上半年增长96%。

中国近现代书画百年大展

今年佳士得香港秋拍与新加坡“秋斋”合作,在11月下旬举行中国近现代书画百年大展。

魏蔚以为,过去30年来,中国近现代书画市场变化最大,秋斋斋主曾国和入行30几年,自中国鸦片战争1840年以来的近现代书画收藏最为齐全,在佳士得250周年特殊时刻展出具有深刻意义。展览所展示的中国近现代书画家作品,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亚洲,甚至世界。

魏蔚说,当下艺术市场鱼龙混杂,希望通过大展“借力”,树立标杆,将真迹原作推到市场与藏家面前,相互交流,以保护更多藏家,也给予市场正能量。这与佳士得提供保证,捍卫艺术品真实性的立场原则一致。秋斋斋主具备眼光与魄力,与吴冠中、李可染等大画家相识,在历史舞台上把握机遇,“在中国近现代画家收藏界属于领军人物”。

大展展出中国五大画派(京津、金陵、西安、海上与岭南)代表作。斋主以集邮票心态来收藏,少了这个补这个,尽量收齐全,以展示中国书画在1840年以后所起的天翻地覆新变化,书画家留学西方与日本带回的新笔墨风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250年老字号把握亚洲新时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