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欧阳兴义捐赠电影历史资料 一窥港片潮起潮落

欧阳兴义画的《新蜀山剑侠》中林青霞的堡主造型。(欧阳兴义提供)
徐克手绘的1983年电影《新蜀山剑侠》中林青霞的妖女造型。(欧阳兴义提供)
宫泽理惠看了欧阳兴义画的《游园惊梦》美术概念与服装设计图后,决定参与电影演出。(欧阳兴义提供)
徐克手绘的《新蜀山剑侠》分镜图,这几页徐克手稿弥足珍贵。(欧阳兴义提供)
欧阳兴义画的《上海之夜》中的张艾嘉。(欧阳兴义提供)
欧阳兴义画的《最佳拍档女皇密令》分镜图。(欧阳兴义提供)

本地艺术工作者兼前香港电影人欧阳兴义,不久前捐赠了300多页电影历史资料给香港电影资料馆,当中包括导演徐克所画的电影分镜图手稿,部分图稿目前正在“串图成戏:香港电影分镜图展”展出。欧阳兴义曾在香港参与10多部电影制作,认识徐克30多年,两人惺惺相惜。他接受联合早报专访,畅谈和徐克的交情以及合作女星给他的印象,从中一窥香港电影业的潮起潮落。

本地艺术工作者兼前香港电影人欧阳兴义,捐赠了300多页电影历史资料给香港电影资料馆,当中包括徐克为1983年电影《新蜀山剑俠》所画的电影分镜图手稿,以及导演杨凡成功说服日本知名女星宫泽理惠演出的《游园惊梦》电影概念设计图等。

到欧阳兴义位于实龙岗的住家采访,踏进他与太太的两层楼组屋的起居室,像是进了图书馆与画廊,书香飘荡在他的大幅抽象画中。眼前的他笑容可掬,不拘泥于小节,打开话匣子,畅谈源起不灭的电影情缘。“不灭”当然是因为他将数千份珍藏的其中300多页捐赠出去,他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问时幽默说:“我70岁了,得完璧归赵,因为是香港电影,所以选择香港电影资料馆。”

他将来也要分阶段捐出其他珍藏,香港资料馆年底将筹办电影“特技”相关的展览,他将捐出这方面的资料。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

欧阳兴义出生中国广东,年幼在香港念书,10岁考入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及大学学习了11年。大学毕业后遇上文革,1979年回香港,先在香港电台的电视部当美术设计。1982年徐克要开拍《新蜀山剑侠》,找了欧阳兴义负责电影分镜图,那两年内,欧阳兴义也参与了成龙与导演石天等人的电影。

1984年他来新加入《联合早报》美术组,1997年辞职并接受了脑肿瘤手术,同年徐克与施南生到新加坡宣传,徐克又叫他回去香港帮他。1998年他回港,与徐克合作了所监制的动画《小倩》,以及2001年徐克所导的《蜀山传》。

认识徐克30多年,欧阳兴义说徐克的创意如泉涌,他忆述:“他一晚就可以画出40至50张《蜀山传》的分镜图手稿,他画得比美术学院的毕业生还好。”比欧阳兴义小五岁的徐克年轻时在美国攻读电影,也花了很多时间往美术课堂钻,美术造诣深,惺惺相惜,欧阳兴义珍藏了不少徐克的分镜图手稿。

徐克1977年回港先在电视台担任编导,曾参与当年广受欢迎的长篇剧《家变》(1977年)制作。他1978年与大批无线电视员工一起转往佳艺电视,编导武侠剧《金刀情侠》,大受瞩目,获电影人吴思远赏识,拍了成名作《蝶变》。徐克只拍了几部电影就崭露头角。欧阳兴义透露徐克当红时,成龙与周星驰等人还跑到徐克的片场取经学习。

徐克爱戴墨镜,感觉话不多,然而欧阳兴义说,他不沉默,很会聊天:“思想活泼,对新事物有兴趣,也爱好学习。”

为徐克画人像

画画对欧阳兴义如鱼得水,他总有一习惯,完成某部电影时,会画出合作艺人或导演的图像,并要他们签名留念。他画笔下的林青霞、徐克、郑少秋等人,栩栩如生。

欧阳兴义在画气宇不凡的徐克时,以肩上摄影机代表他的导演身份,头顶上方是空白连成一片,表示徐克精力充沛,思绪天马行空,脑海永远有新计划。徐克为画作签名时还问欧阳兴义,要签徐克还是真名(徐文光),结果签了大家熟悉的徐克。“克”广东话与“黑”同音,麦嘉爱开玩笑说,徐克应该叫“徐不黑”。徐克多才多艺,也能从签名分析人的性格。林青霞签名,“林”字一木大一木小,徐克认为她性格脆弱,须要受保护。

徐克推荐给杨凡

杨凡导演想找红透亚洲的宫泽理惠演出2001年电影《游园惊梦》时,担心她不答应,去找徐克,问徐克谁的画画得最好,徐克推荐了欧阳兴义。当时欧阳兴义很忙很累,不知自己行吗,徐克对他说:“我说你行就是行。”欧阳兴义为《游园惊梦》所画的概念设计图,成功吸引了宫泽理惠,后者答应演出。欧阳兴义印象中的杨凡是:要求精细,品味独特。他说:“他要筹钱拍电影时,会找林青霞、张艾嘉。”

放弃去好莱坞的机会

欧阳兴义与本地缘分始于1984年,他来本地探望经营绸布店的外公,后来知道早报要征聘美术工作者,他选择来本地,放弃了好莱坞邀约他去画合成图的机会。

他经历了香港电影的全盛与没落时期,香港电影在1997年后大量减少,他在2001年也回到本地生活。他在2007年又接受一次脑肿瘤手术,过去九年来,状况良好。他不讳言从事电影,是学美术的人最能赚钱的机会,他说比他年长很多的中央美术学院学长如李翰祥和胡金铨,也都选择进入电影业。

潮起潮落,欧阳兴义并不感慨香港电影业失去昔日光辉。他的好搭档徐克当年在最辛苦时,也时时看着挂在工作室的“三字经”勉励自己。“徐克三字经”是徐克自创的,内容是:促构成/策万一/劣势练/盛势虑/拓先机/扩成果/恒偷步/作非凡。

对港片的未来不抱希望

谈到香港电影是否有机会卷土重来,欧阳兴义很果断地说:“没办法了,现在香港优秀的电影人都跑到中国大陆去发展了。香港已成为中国的一部分,香港在政治上某些地方,比中国还要中国。”

欧阳兴义没再参与港片制作,但仍持续作画:“爱画画的人是没有退休的。”

他近年来画风走向糅合中华历史文化哲学意涵的抽象画,不再拘泥于风景人物动静物的传统楷写。今年1月,他出版了《艺术梦回60年欧阳兴义画集II》,也在ION艺廊开画展。他平常看电影,写文章。曾任《联合晚报》美术员的太太多年前也退休,两人游山玩水,四处看画,生活写意。

欧阳兴义在画气宇不凡的徐克时,以肩上摄影机代表他的导演身份,头顶上方是空白连成一片,表示徐克精力充沛,思绪天马行空,脑海永远有新计划。

欧阳兴义谈合作女星

在那个年代,哪个人不喜欢林大美人?欧阳兴义说林青霞微笑待人,不会冷落片场的每个人,准时到片场。有一次徐克连拍36小时,林青霞唯有跑到美术组拥衣而卧,当时的爱人秦祥林还陪伴在侧。大家平时只看到明星台上亮丽的一刻,却不知他们台下辛苦的一面。

欧阳兴义为林青霞在《新蜀山剑侠》所画的造型,参考了敦煌壁画中的飞天菩萨,壁画中的菩萨是赤裸上身,他担心比较保守的年代,林青霞不愿意穿肉色紧身衣,怎知林青霞看了图后十分开心,试装时还向他要了那张设计图。他也为《新》的林青霞画彩墨画,林大美人真的是美若天仙。问及若有林青霞粉丝愿意出价收购,他可愿意卖?他摇头果断表明绝不,因为那是他人生中难忘和有趣的经历。

欧阳兴义在《上海之夜》与张艾嘉和叶倩文合作,第一次见到张艾嘉,觉得她双眸大得发亮,梨涡浅笑。在四五个小时的讨论后,一伙人去吃粥和云吞面,张艾嘉沉默寡言,与她大银幕上的角色天渊之别。他说,张艾嘉一面对镜头,嬉笑怒骂完全变成戏中人,戏外则静若处子,她与活泼天真带“洋妹”性格的叶倩文,形成强烈对比。

作品在香港电影资料馆展出

分镜图是电影制作中十分重要的准备工作,一般手绘,以故事图格的方式来说明影像的构成,可说是电影镜头的剧本。

欧阳兴义曾在香港参与10多部电影制作,1985年以《上海之夜》获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美术指导。他捐赠给香港电影资料馆的历史资料,绝大部分是香港电影的分镜头图稿,包括1983年的《最佳拍档女皇密令》《阴阳错》《女神一号》《威龙猛探》,1984年的《上海之夜》,1985年的《恭喜发财》,1998年的《小倩》,2001年的《蜀山传》《游园惊梦》的概念设计图、分镜图、人物造型设计图与工作剧照。

香港电影资料馆将历年搜集的多部著名电影的分镜图手稿,通过展示文物、相关电影片段及珍贵访问视频,举办“串图成戏:香港电影分镜图展”,让观众一窥电影由概念发展到影像构成的艰辛过程。

欧阳兴义捐赠的《最佳拍档女皇密令》《上海之夜》《蜀山传》的图稿资料,也在分镜图展览中展出。读者若到香港并经过香港电影资料馆,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展览展至今年10月23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