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阿公的房间 虎威从建筑师到绘本作家

虎威笔下外公的小房间。
虎威笔下牛车水的雨中即景。
虎威于“外公的小房间”与心爱的玩具小熊共影。

60岁即将出版第一本绘本《外公的小房间》,对于建筑师虎威而言,可说是完成漫漫人生中一次执着的追梦与圆梦之旅,也是对家族与对自己生长的土地的一段记录与怀旧。

虎威原名黄虚怀,是建筑师,也是古迹保留专家,早在1990年代就参与本地古迹保留工作,并到英国约克大学攻读古建筑保留硕士学位,他也曾任职于跨国房地产集团,为集团之首席艺术品管理总监。

成长岁月的部分

《外公的小房间》(玲子传媒出版)取材自虎威童年时听妈妈说故事的记忆,故事背景为他们一家祖孙三代生活过的牛车水。绘本中清新的水彩画和简约易懂的文字,颇能让小读者走进他绘制的70年前的牛车水。

虎威的妈妈伍苏女(笔名思静)是土生土长的牛车水女儿,她不但见证了牛车水的过去,还写过一系列文章,描绘那时代牛车水的面貌,记录早年牛车水居民的生活点滴,出版过《我是妈姐的养女》《木屐踩过的岁月》等书。

牛车水原貌馆于今年初重新开幕,二楼的中医师房间就是根据思静的记忆设计。虎威说,他小时候就常听妈妈谈起其童年往事,最常提的除了外公伍业生医师,就是外婆、大舅、妈妈、阿姨、小舅当年住的小房间。

虎威说,他对牛牛水的感情也非常深厚。牛牛水不但是他爷爷一家与外公一家生活的地方,也是他的“根”之所在,大约9岁到21岁之间都在牛车水度过。

他说:“小学三年级,我们在1966年中,从东海岸花园住宅搬到牛车水新桥路的店屋。店屋面对珍珠巴刹,在新桥路与摩士街交接处,原来是爷爷的医馆。那一年,爸爸生意失败,原本打算带着我们迁居中国,但爷爷让出自己租来的房子,我们也因此留下来。”

虎威说:“牛车水是我成长岁月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我有很大的影响。虽然我21岁就搬离牛车水,但至今我对于牛车水当年的色彩、声音、气味等记忆犹新。我曾多次书写牛车水,现在才第一次画牛车水。”

《外公的小房间》绘本于是从作者年幼时与心爱的玩具小熊一起听妈妈讲故事开始,引领读者们走入1940年代的牛车水,进入外公伍业生医师一家六口面积约五平方公尺的小房间里。绘本中可看到一家六口像挤沙丁鱼一样睡在地板上,一家人还与同层楼的妈姐、木匠、红头巾等邻居共用厨房、厕所和冲凉房,由于太穷,穷到只能吃腌菜下饭,不好意思让邻人看到,吃饭时,小房间落下了门帘……

虎威说,在近半年创作绘本的过程中,他不时向妈妈了解多一点当年的点滴,还和太太在游西班牙途中,沿途讨论绘本的构思与构图。他说:“后来我画的时候,仿佛自己也和外公一家人、他们的邻居一起生活。在房里,外公为人诊病,外婆做针线,她虽然没受教育,却明白受教育的重要,为了让妈妈有机会上学,她甚至打破扑满让妈妈交学费。”

他说,也希望通过小房间的故事,把小读者带到1940年代物质贫乏,却充满温情的新加坡,他也将玩具小熊画进绘本中,希望能引起小读者和童心未泯的大读者的兴趣。

多年来不曾忘记少年梦

对虎威来说,从事绘本创作也是一辈子对艺术与画画的追梦与圆梦。虎威很小就被老师认为具有绘画天分,读幼稚园时,因为图画画得好,得到老师赏识,不但鼓励他多画,还为他办“画展”,也因为如此,父亲黄大礼发现他的天赋后,特地让他报读儿童美术班,带他看画展,到户外写生,还向画家沈雁学画。

他说:“多年来我在美术学习的路上,很幸运受到许多好老师的指导,除了年幼时参加儿童美术班,还有学校的美术课,高中在课余还去上商业美术课程。后来学建筑,当建筑师,画建筑图和效果图也都和画画有关,工作后也曾在不同时期学过水彩画、水墨画和版画课程,从南洋美专一直学到南洋艺术学院。”

虎威说,念中学时,虽然念理科,他一直坚持要学美术。“当年成绩好的学生都读理科,但我对理科没那么大的兴趣。高中那两年,我这个一向来很‘乖’的学生却坚持要学美术,向爸爸提出想法,爸爸也不反对,他让我上商业美术的夜课,在学校也做了很多课外美术项目,例如设计封面、标志,绘制海报、插图等。那时候,我对‘理化’越读越感到厌倦,爸爸也没有勉强我放弃自己的兴趣,他答应我,向学校申请不读理化,以美术取代。后来,我甚至不想念高中,只想进入巴哈鲁丁职业专科学校读美术,爸爸也答应我,但要我以私人考生的名义参加A水准会考,希望我能继续读完大学。”

虎威回忆,就在他已获得职专录取,正要准备“转校”时,却因为代表学校参加一项全国性的“大学先修班研讨会”,从研讨会中获得一些启示,因此临时改变主意,决定读完高中课程。当他硬着头皮向爸爸说出自己的决定,没想到爸爸反倒因此“松了一口气”。

虎威说:“我获得奖学金到英国剑桥大学读建筑,美术成绩优越是叫公共服务委员会考虑的一个因素,毕业后当建筑师,可是多少年来一直不曾忘记少年时的梦想。”

与文学艺术结缘

2006年,虎威一度对工作与职场生涯感到倦怠,决定离开服务多年的公司,前往英国修读美术史硕士课程。这个消息让一家跨国房地产集团总裁知道,盛意拳拳邀他加入团队,任务之一是担任集团的首席艺术品管理总监。虎威说:“其实,在这之前该集团总裁已曾邀我加入,但时机不对,只好婉拒。”

对于虎威而言,担任艺术品管理总监,可说为他的职场生涯掀开新一页,公司让他有机会接触艺术品,除了负责建筑设计管理之外,也负责推动诸如雕塑、绘画等艺术品的管理,可说踏上从小到大梦寐以求的美术之路。

此外,虎威也喜欢与人分享建筑和艺术品之美,由于有感于许多人很想欣赏建筑和艺术品却又不知如何下手,这些年他主讲多个建筑与艺术欣赏讲座,也曾在公司主办业余绘画活动让同事们参与。2001年,他为小学生周报《大拇指》的美育专栏《美少年》写文章介绍建筑之美。

虎威与文字结缘也深,小学二年级,他到劳动公园参观农业展览会,回家后自发自动地写了篇作文,还要求父亲帮他投寄到《星洲日报》儿童版发表,那时候已初次尝到发表作品的滋味。在公教中学念书时,他也积极参与文学活动,当过学校刊物《学文》主编。在剑桥大学读建筑系的时候,他已以“虎威”笔名在《星洲日报》之《星云》版写稿,描述自己的留学生涯。

多年来,在从事建筑师专业的同时,虎威持续写作。1990年他开始为《联合早报》副刊的《茶馆》版撰写“旧建筑欣赏”与“园林探胜”系列文章;1991年起在《四方八面》发表专栏,陆续出版散文集《剑桥柳色新》《寻找梦里银星》《飞来飞去》《四海漫游:游记里的故事》等。

对于60岁竟可出版第一本绘本,虎威兴奋地说:“《外公的小房间》希望通过图文,让新一代人对牛车水先辈艰苦的生活有所了解,学习他们坚韧和包容的精神。我也想与大家分享自己从小对美术的爱好和执着。”

虎威透露,配合《外公的小房间》的出版,他将于明年2月至3月间,在牛车水原貌馆展出书中的手绘水彩画,为成人与小孩讲述牛车水的故事,教唱广东儿歌。与此同时,他也准备走入校园,为小学生讲故事、唱儿歌、玩益智游戏,鼓励老师和学生们参观牛车水原貌馆,亲身体验他外公的小房间,了解牛车水居民当年的生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