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黄金国度传奇

南美洲国家哥伦比亚对许多人来说,是个神秘的国度。从充满异国情调的乌莎昆跳蚤市场,展示哥伦比亚人历史文化遗迹的波哥大黄金博物馆,到建于矿井深处的地下盐矿教堂,让你窥探哥伦比亚的传奇。它与同为赤道国家的新加坡,有什么相似之处?

提起哥伦比亚,你可能最先联想到毒枭和武装分子,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直到我每天信步踏在这片土地上。

来哥伦比亚快一个月了,大脑依旧处在被这异国风情不断撞击的状态,但至少启程前的不安、焦虑已完全褪去,是时候好好掀开她的神秘面纱,端详品味这个曾经令人敬而远之,而今又让旅人无限向往的神秘国度。

乌莎昆 vs 甘榜格南

如果你刚巧星期天来到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Bogota),千万别错过东北部乌莎昆(Usaquen)的跳蚤市场。这个只在星期天或公共假日开放的市场,是波哥大最大的跳蚤市场,也是游客来波哥大不可错过的地方之一。

街头艺人在乌莎昆跳蚤市场表演才艺。

市场位于山脚下一个被保留的小村落,与对街的摩天大楼形成强烈对比。市场的氛围类似本地的甘榜格南或哈芝巷,错落有致的街道上,有装修别致、风格各异的商店、酒吧和客栈,毫不吝啬地挥霍南美洲绚丽的色彩。不管你从什么角度,都能拍出明信片般、充满艺术气息的照片。

周末时,道路两边会搭起小摊档,有的摊贩则直接在地上陈列起商品。精致的手工艺品,异国情调的服饰,当地特色美食,还有街头艺人表演,让人目不暇给。这里摊贩都是挂牌营业,售卖的多为品质较好的商品,价格也合理,特别是手工制品,很少须要讨价还价,摊贩也不会咄咄逼人。

作者(左)与身着哥伦比亚传统服饰的姑娘,在乌莎昆跳蚤市场合影。

市场东边有个小公园广场,旁边是乌莎昆圣巴巴拉教堂(Church of Santa Barbara Usaquen),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中叶。广场中央是领导南美独立的英雄西蒙·玻利瓦尔(Simon Bolivar)的雕像。

没有喧嚣的叫卖声,街头传来萨克斯风醉人的旋律,让游客徜徉静谧的村庄,悠悠漫步。

玻利瓦尔广场 vs 政府大厦草场

波哥大玻利瓦尔广场(Plaza de Bolivar)位于古城区的心脏,是这里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广场,也是多数旅人游览波哥大的起点。新古典式的Catedral Primada大教堂,古希腊风格的国会大厦、最高法院,法式风格的市政府和总统府,都环绕广场而立。

象征和平的鸽子肆无忌惮地在广场聚集,我喜欢看它们成群飞起的那刻,让玻利瓦尔广场忽然鲜活起来,连四周耸立的建筑似乎也添了活力,向闲步的旅人讲诉几个世纪风风雨雨的变迁。

同行的哥伦比亚友人问我,新加坡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呢?我马上联想到政府大厦前的草场。大草场四周有前高等法院和政府大厦,旁边是圣安德烈教堂。

黄金博物馆世界最大

哥伦比亚的国旗由黄、蓝、红三色组成,占面积比例最大的黄色象征金色阳光、谷物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也有一种传说:黄色说明这里曾经是一个著名的黄金国度,这一点波哥大的黄金博物馆就是铁证。

波哥大黄金博物馆收藏超过5万件金饰。

波哥大黄金博物馆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器博物馆,收藏了超过5万件金饰。最珍贵的黄金饰物放在顶楼一间密室——黄金大厅,陈列着数以百计的黄金珍品。踏入大厅时先是一片漆黑,接着伴随着兽鸣鸟声,神话般的黄金世界便呈现眼前。在这里,黄金代表着艺术和历史的遗迹,所谓的财富、荣耀、价值只是静静地陈列着。

这个博物馆装潢现代化,有很多英文解说板。不仅炫目的黄金展品让人震撼,丰富的哥伦比亚前殖民文化更是让人着迷。在西班牙征服者来到南美洲之前,古代印第安人一直生活在一个没有外来文化打搅的神秘体系中,他们使用各种符号来代表印第安人对生老病死和宇宙洪荒的理解。他们对太阳有着痴迷的绝对崇拜,而黄金的色泽让他们一度认为这就是身边的太阳。于是,他们广泛使用黄金将信仰符号铸成各种精美绝伦的金器,流传后世。这些展品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它们朴实不傲地阐述着纵观哥伦比亚历史的一堂课。

波哥大黄金博物馆镇馆之宝是这艘黄金船。

镇馆之宝是一艘制作精美的黄金船。传说当年,奇布卡族首领全身涂上金粉,带着各类黄金祭品乘坐这种“黄金船”去神圣的瓜达维达湖(Guatavita Lake)朝拜神灵,他把全身的金粉和黄金祭品撒落湖中,朝拜的印第安人也纷纷效仿,将身着的黄金饰品投进湖里。久而久之,湖中积满了黄金。

这个传说却引来当时贪婪野蛮的殖民者,在这里烧杀抢掠,给奇布卡人带来灭顶之灾。

地下盐矿教堂让人窒息

南美高原的天空,澄净得似乎可触摸到天上棉花般的浮云。万万没想到的是,同在这片天空下的盐矿里,却呈现让人窒息的另一番天地。

乘车40分钟,我们来到这个离波哥大北部50公里处的小镇锡帕基拉(Zipaquira),这里是哥伦比亚重要的盐产地,开采盐矿已有几千年历史。

薪水的英文是salary,法文为salaire,西班牙文为salario,它们都是由“sal”衍化来的,而“sal”就是盐,足以说明盐的珍贵。

在注水采矿法发明之前,开采盐矿如同开采煤矿,是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几百年来,矿工用他们的智慧和双手,在180米深的地下矿井深处,铲掉250吨以上的盐矿,创造了这座无与伦比的盐矿教堂Catedral de Sal,以每日祈求上帝保佑他们平安完成采矿工作。

地下盐矿教堂Catedral de Sal以地下180米深的盐矿为基础,教堂内的雕塑都由大理石和盐矿石打造,是世界奇迹之一。

教堂分三层,从地表通过隧道进入教堂,四围不断地渗透盐矿,通道越来越狭窄,让人感觉似乎要深陷黑暗,然后一路经过14间竖着十字架的礼拜堂。这些礼拜堂都由岩盐筑成,各有风格,代表着耶稣步向十字架历经苦难的道路。

这座哥伦比亚最壮观最珍贵最奢侈的教堂,就这样奇迹般地存在着,极具震撼地向人们阐述关乎生命、死亡、复活的意义。

南美洲的哥伦比亚是一个令人内心不断挣扎的地方,它并不发达也不完美,你可能不会第一眼就喜欢上它,但它总是默默地,出人意料地吸引着你。

Columbia还是Colombia?

因为对哥伦比亚的误读,让我刚到的时候闹了不少笑话。首先,我竟然以为著名的哥伦比亚大学是在哥伦比亚,够迷糊了吧。

哥伦比亚全称哥伦比亚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Colombia),位于南美洲西北部。在英文、西班牙文等语文中,南美洲国家哥伦比亚的拼法是Colombia,而与北美相关的哥伦比亚则是Columbia,英文拼写不相同。经中文音译后,两者同为哥伦比亚,均源于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历史。

其次,原以为哥伦比亚和新加坡一样,都属于赤道国家,所以我只带了几件T恤,结果在波哥大冷得差点没法出门!

原来,哥伦比亚很多城市都处于高原地区,就说首都波哥大,它处在东科迪勒拉山脉西侧的苏马帕斯高原谷地上,海拔达2640米,若走快几步,就会气喘吁吁。即使白天,气温也只有16至20摄氏度之间,夜间更降到10摄氏度以下。

建议文字工作者最好是带上自己的电脑,因为这里的电脑简直让我抓狂。除了语言问题,哥伦比亚使用的电脑键盘,按键的分布与我们的不同,我找了好久才弄明白如何打出“@”。

我们对南美洲并不陌生

哥伦比亚虽远在地球另一边,然而在新加坡岛国上,仍有不少南美的痕迹,比如路上随处可见的一些树木,包括雨树,便原产自南美洲。

新加坡和哥伦比亚的国花都是兰花,前者的是卓锦万代兰(Vanda Miss Joaquim),后者的则是嘉德丽亚兰(Cattleya hybrida)。嘉德丽亚兰生长在安第斯山脉海拔1000到2000米地带。新加坡是重要的兰花出口国,哥伦比亚则是全球盛产兰花之地,大约有10%到14%的兰花品种出自哥伦比亚。

新加坡人爱喝咖啡,而哥伦比亚出产的温和型咖啡是世界上最优质的品种之一。“哥伦比亚咖啡文化景观”(The Coffee Cultural Landscape of Colombia)于2011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哥伦比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