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粉红的笑脸 西澳赫特泻湖

前往赫特泻湖途中的奥卡贝拉庄园上的农舍。

西澳赫特泻湖是个粉红色的湖,风来时,不只吹皱一湖春水,还荡起波涛,轻拍长满野草的湖岸。

赫特泻湖因为一种“杜氏盐藻”的嗜盐藻类,产生丰富的β胡萝卜素,呈现粉红色。

这一次到澳大利亚,打算从珀斯出发,去西澳周围的一些景点走走。初步计划,有几天得开五六百公里的车,于是作取舍——其他景点都可以放弃,除了赫特泻湖(Hutt Lagoon) 。

赫特泻湖是个粉红色的湖,风来时,不只吹皱一湖春水,还会荡起波涛,轻轻地拍打着长满野草的湖岸。湖岸大部分已有些枯黄的野草沾满一层白色的盐粒,网上资料显示,湖是因为一种“杜氏盐藻”的嗜盐藻类产生丰富的β胡萝卜素而呈现粉红色。

不在澳洲旅游局名单内

去过西澳珀斯的新加坡人真的太多太多,他们能和你谈尖峰石阵沙漠里的黄沙、蓝天,玛格丽特河酒庄里品酒的惬意……却没遇见去过西澳的人和我提起,在杰拉尔顿(Geraldton)和卡尔巴里(Kalbarri)之间的粉红色湖泊。

在读那本《拼死也要去的世界绝景》之前,也不知道作者诗步(Shiho)说的,“好可爱的粉红湖泊!少女心噗通噗通”的湖。这个湖不只不在澳洲旅游局的名单内,湖边也没有名胜地的牌子,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停车场也没有,想停车下来,还得把车停在路边布满砂砾的空地上。相信有很多人如果不知道路边的草丛后有一个粉红色的湖,多半也就“飕”一声开着车子越过去。但是,如果哪天风大,把披头散发的草丛都吹低了,不经意间露出一大片的粉红,开车的人就算赶路,没有把车子停下来,也会像“在那遥远的地方”的路人,不断回头留恋地张望。

西澳的蓝黄白粉红

抵达珀斯后,先去西澳南部兜了一圈,才回珀斯歇息,去Outlet购物,找一家华人餐馆吃一顿热腾腾的火锅,治疗每餐都吃鱼排与薯条的厌食症;去国王公园散步,从公园的高处静静地俯瞰华灯初上的珀斯,还有波光粼粼、映着彩霞满天的天鹅湖。但是,心中牵挂着粉红色的湖,没有留恋珀斯的灯红酒绿,只在珀斯停留一天就北上往杰拉尔顿去,寻找令人期待的湖。

从珀斯出发,开车走布兰德高速公路(Brand Highway),得开503公里才到杰拉尔顿。听起来有点远,不过也不需太过担心,还是可以舒适悠闲地在珀斯的酒店、餐馆吃早餐,如果是在路边的露天咖啡座,还可以晒一晒早晨温暖的阳光,伸一伸懒腰后才check out、出发,以不急不缓的速度往北开。在接近中午的时候,就会看到左侧往南邦国家公园(Nambung National Park)的岔路。南邦国家公园就是著名的尖峰石阵沙漠的所在地。

南邦国家公园里的尖峰石阵。

公园里有好几千高低不一,形状不同的石灰岩石柱,最高的约有五米,伫立在一个由贝壳在历尽雨水侵蚀下形成的沙漠上。虽有人说,尖峰石阵在日落的余晖、金黄色的斜照下最美,但是,旅游行程往往无法把天时、地利、人和的最佳条件集合在一起。你可以做足功课,精心策划,但是看不看得到那惊心动魄、令你永生难忘的美,有时还真的得靠点缘分。中午,阳光灿烂,亮得有点刺眼,虽然不是欣赏尖峰石阵的最佳时辰,但是排队进入南邦国家公园的车辆还是很多,车子以百年老龟的速度在公园的环形沙路上爬行,偶尔连爬也爬不动。车子停下来,抬头,天的确很蓝,沙也的确很黄,遗憾的是,在沙丘上爬行的人也确实是多了点。

往赫特泻湖途中

杰拉尔顿摩尔点1878年建成的红白条纹灯塔。

走完沙丘,看过石柱,肚子饿了,可以到距离南邦国家公园仅17公里的小镇史婉狄斯(Cervantes)吃午餐。续程开往杰拉尔顿住宿,不需要开很快的车,也可以很从容地在黄昏前抵达旅店check in,然后去渔人码头兜一圈,去摩尔点看1878年建成、红白条纹的灯塔,饱尔·戴维斯公园北边,靠近渔港的沙滩上看落日。

从杰拉尔顿出发去寻找赫特泻湖,会先经过一个曾经为了开采铅和铜矿,在1848年建成的诺森普顿(Northampton)镇。镇里有很多百年以上的石头建筑群,如果有兴趣,可以到镇里的游客中心索取历史传统步行路线的资料。到诺森普顿镇前,如果不赶时间,可以去小镇南边建于1851年的奥卡贝拉庄园(Oakabella Homestead)看看,她不只是一个获得西澳好几个旅游奖的地方,她那有13间房间的农庄也是传说中西澳闹鬼闹得最凶的地方。

传说归传说,在蓝天白云,光天化日之下抵达这个有斜斜的草坡,可以眺望象山和桌山的农庄,我们没有感觉到鬼屋的阴森,只感觉到女主人萝丽塔的热情,攀谈起来发现我们来自新加坡后,开心地告诉我们她去过新加坡,邀请我们进去她那间可爱的小咖啡座喝杯茶,才继续我们的行程。

我们因为在农庄四周围走动,已花了很多的时间在拍照上,没有接受萝丽塔的邀请,进去喝一口茶,吃一块烤饼。后来,在网上才知道萝丽塔的烤饼非常可口,在这一带可是出了名,可惜啊!如今偶尔想起,还不自禁地在想象那吃不到的味道。唉,没得到的会更好!

一大片的白

到了诺森普顿镇后要开始注意,一念之差,就会错过赫特泻湖,错过沿海的卡尔巴里小镇和有峡谷和奇岩的卡尔巴里国家公园。当你沿着一号公路开进小镇中心时,记得在史蒂芬街(Stephen Street) 左转,往前开,一直开到往海边方向的格利歌港路(Port Gregory Road),再沿着这条公路开下去。

哈特泻湖边龟裂的白色盐滩。

当你感觉车子己经靠近海边时,已很接近赫特泻湖了。我在靠近海时开始绷紧神经,放慢车速,在海风的吹刮下,摇曳的草丛间,隐约的仿佛有一大片的白,有点诧异,湖不是粉红的吗?怎么变成一大片白呢?把车子停在路边的草丛旁,下车,走向那一大片的白,看清楚了,真的是一大片龟裂的白色盐滩,很辽阔的一大片。我一直往前走,却还是看不到粉红的湖,开始失望,失望慢慢地发酵为沮丧,难不成粉红色的湖已经干涸成一片白色的盐滩?我转身回到车上,沉默地发动引擎把车子继续往前开。就在这时,我看见粉红色的湖!我迅速找了路边一个布满砂砾的空地,打开车门,迫不及待朝向湖的方向快步走去。

不,赫特泻湖没有干涸成一片龟裂的白色盐滩,她粉红色的脸还在淡淡地微笑着,泛起浅浅的皱纹……

(作者为本报旅游专栏作者,也是美国Verifone公司环球生产工程与生产营运总监)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