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层出不穷 独立花店创意盛开

Fleuriste每月举办两到三个对外公开的工作坊,其中最受欢迎的是手花工作坊。(Fleuriste提供)

字体大小:

越来越多独立花店绽放创意,各式活动百花齐放;除了插花和花艺课,有些还与其他本地工匠合作,举办各式工作坊和时尚活动。从内衣时装秀到结合书法和首饰制作等课程,精彩的不只是花店产品和风格,还有创意无限的美丽心思。

漂亮模特儿穿上精致内在美在花店走秀,美丽的花衬托美丽的身形,分外养眼。

这是本地女性内衣品牌Perk by Kate3月底举行的5周年纪念秀,地点是结合cafe与花店的Shop Wonderland。

20170616_lifestyle_flower1_Small.jpg
本地女性内衣品牌Perk by Kate在结合cafe与花店的Shop Wonderland举办5周年纪念秀。(Perk by Kate提供)

Perk by Kate创办人刘进慧说:“选择在Shop Wonderland办纪念秀,是因为这是第一个带进Perk by Kate的零售店面。Shop Wonderland的风格一直都讲求简单的美丽,注重细节却没有高调或多余的装饰,这样的美感正好和Perk by Kate相辅相成。”

2010年创办的Shop Wonderland也是最早开始为顾客提供花艺课程的独立花店之一。店主王佩莹说:“花艺课让我们的生意更多元,除了开辟另一个收入来源,也让我们有机会探索新的花艺类别。”

根据王佩莹观察,越来越多本地花店开始办活动,也和其他本地品牌与工匠合作。她说:“从花店到书法家,大家都更有意识地团结起来,设计有助加强品牌形象的活动,并进一步和本地顾客交流。”

无论店龄 积极开课

积极办活动的花店包括历史超过17年,且设有实体店面的Floral Magic和Wood Flower Cottage;另外也有这两三年内才开始设立的花店如Fleuriste、My Floral Loft、Skinny Blooms和Floral Garage等。前者原本以零售业为主,只是这几年才开始办花艺工作坊;后者则多在创业后不久,就为顾客开课。

20170616_lifestyle_flower3_Large.jpg
Floral Magic的工作坊导师包括店主佘仪香(中)、她的侄女张莉敏(左)和女儿刘洁儒。

Wood Flower Cottage主任柯丽苹说:“随着科技进步与社交媒体普及化,零售业和顾客的消费方式都在改变,顾客接触的商品和消费体验也越来越多。本地企业必须不停创新,为顾客带来新点子和体验,而办活动就是其中一个方法。”

20170616_lifestyle_flower4_Small.jpg
Wood Flower Cottage现在平均每两个月办一次活动。(Wood Flower Cottage提供)

Wood Flower Cottage从2000年开始于实乞纳一带设立零售店,起初纯粹卖花,2011年开始为企业举办工作坊,去年首次把工作坊开放给公众参加,现在平均每两个月办一次活动。

柯丽苹说:“未必所有人都想发展花艺事业,他们纯粹是喜欢花,想累积花艺经验或亲手为亲友制作漂亮的花朵创作,也接触其他志同道合爱花人。”

20170616_lifestyle_flower6_Large.jpg
Skinny Blooms店主陈玥心:“工作坊让我们有机会和顾客一对一交流,听取意见。”(Skinny Blooms提供)

去年7月创办的Skinny Blooms原本只通过社交媒体Instagram售卖花束,生意上了轨道后才设立官网,并在今年母亲节期间办了第一次工作坊。店主陈玥心说:“工作坊是发展生意的下一步,也让我们有机会和顾客一对一交流;进一步了解顾客之余,也能听取他们的意见,看看有哪些进步空间。”

花店上课和花艺学校不同

受访业者透露:花艺和插花课并非新鲜事,只是过去一般由花艺学校举办,内容以花艺基础技巧为主。学员往往必须购买整个课程配套,不能单上一堂课,所以报名者若非对花艺有深厚兴趣,就是有意从事相关工作。

目前,许多花艺和插花课则由零售花店举办,负责教学的多为店主本身。学员大多不用购买课程配套,且上课目的不一定是为学习花艺技巧,也包括减压、交朋友,和寻找发挥创意的平台。

Fleuriste创办人之一蔡楚恩说:“手工活动如花艺和英文书法课的需求越来越大,有越来越多业者提供这类课程。不过每位学员学习速度不同,所以一定要按需要调整课程进度,也要确保课程有趣并具互动性,因为有些技巧可能要多花时间才能掌握,所以不能让学员觉得灰心。”

创意无限 活动百花齐放

独立花店的课程活动多为两至三小时,活动人数一般不超过12人,单人收费从80到200元不等,费用因课程内容和地点而异。有些花店选择在零售店面授课程,有些则会与cafe或艺术中心如Goodman Art Centre合作。

花店课程主要可分两种:一是以花艺技巧为主,另一种是结合其他创意活动如英文书法、首饰制作和茶艺等。此外不少花店配合假日推出季节性课程,如Fleuriste就在去年圣诞期间办了圣诞花环、圣诞花礼盒和圣诞花瓶等课程。

20170616_lifestyle_flower5_Small.jpg
Floral Magic课程内容着重于基础技巧。(Floral Magic提供)

有些花店则坚持提供基础课。2000年成立的花店Floral Magic五年前开始授课至今,课程内容一直都是手花、花瓶花艺、海绵插花和手襟花;今年首次推出的春夏秋冬系列课同样重视基础技巧,只是选用不同的花朵和植物,如春夏就选用较轻盈的花如郁金香,秋冬则有比较多莓果植物。负责教课的是在美国考取美国花艺设计师学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Floral Designers,简称AIFD)文凭的店主佘仪香,还有女儿刘洁儒和刘钰彬,以及侄女张莉敏。

刘洁儒说:“报名上课的多为业余爱花人,我们把花艺课视为分享心得平台,主要让顾客在买花或收到花束后知道怎么照顾,让花朵寿命更长。也希望让顾客了解花艺背后的心思,明白Floral Magic选择的呈现方式。”她强调花艺风格虽多变,还是须打好基础。“根基稳了,就能开始探索不一样风格。”

有些花店选择让内容更多样化,如Wood Flower Cottage将为小朋友开办结合电脑程序编写(coding)和花艺的课程。柯丽苹认为:现在很多东西上网就能学到,所以花店课程不能只是单教花艺技巧,还要为顾客提供增值体验。

她说:“现在的顾客时常通过Instagram或其他社交媒体接触新事物,业者须了解时下潮流,才能满足顾客需要。许多顾客上课不只是想要掌握新技巧,他们也希望有机会表现创意,并和其他人交流或结交新朋友。”

受访业者认为:独立花店各具特色,对于市场发展有积极作用。此外,不少店主相信团结就是力量,所以经常和其他小型店家与本地工匠合作。

柯丽苹说:“大家都是小型生意,也是本地生意,应集结资源互相支持。与不同行业创意人合作,也有助迸发火花想出新点子,丰富工作坊内容。”

为顾客提供特制课程

花店开课,内容可由业者策划,但只要顾客提出要求,花店会尽量提供客制化课程,如准新娘中开始流行由花店代办告别单身活动或婚前聚会,以便和好姐妹一起学插花或亲手制作婚礼时使用的手襟花;比起对外公开的工作坊,花店更常举办这类私人花艺课。

20170616_lifestyle_flower2_Large.jpg
网上花店My Floral Loft店主钟玮玲在住家举办工作坊,上周末学员是一对好友王美蒨(左)与陈淑铃。

网上花店My Floral Loft店主钟玮玲一年多前开始在住家开课,当时就是因为顾客要求代办准新娘告别单身的聚会。My Floral Loft起初只为新娘子提供客制化婚礼手花,现在也在住家为顾客提供周末工作坊,主题由顾客决定。

上周末,My Floral Loft就为一对好友举办黄色手花为主题的工作坊。王美蒨(29岁)知道好友陈淑铃(29岁)对花艺有兴趣,而且最喜欢黄色的花,所以特别安排这个工作坊当作生日礼物,给好友一个惊喜。

王美蒨说:“当了多年好友,送过很多生日礼物,现在想要送的反而是难忘的体验。工作坊在住家举行,感觉更亲切,也不那么商业化。这类工作坊非常有趣,虽然不会每周参加,但能和好友一起度过美好时光,非常难得。”

钟玮玲说:“因为这些工作坊,我有机会和顾客进行更亲密交流并成为朋友,她们之后常向我订购生日或母亲节花束,也会找我提供婚礼花束和鲜花,工作坊和零售生意可说是相辅相成。”

用花艺活动做慈善

花艺活动可拉近花店与顾客的距离,也是花店回馈社会的方式之一。

Floral Garage在2015年母亲节于疗养院办了第一个工作坊,让疗养院的40多名乐龄人士感受花艺的乐趣。

店主邱海莱说:“当时生意刚开始赚了一点钱,所以就想回馈社会。现在许多人的经济条件更好,所以才能报名参加不同工作坊,我希望疗养院的乐龄人士也能体验类似工作坊。”

下个月庆祝一周年的Skinny Blooms则是决定把周年庆花艺工作坊的全部所得捐给清晨之光治疗收容所(DaySpring Residential Treatment Centre),收容所为12至16岁的少女提供治疗性收容服务,Skinny Blooms也打算安排她们参与工作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