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演员不可太幸福”——访“超级红星夫妻档”戚玉武、白薇秀

本地有星味的艺人不多,继李铭顺、范文芳之后,“超级红星夫妻档”——戚玉武和白薇秀算是一对。他们婚后难得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携手亮相,畅谈事业、亲子关系及彼此的相处之道。

白薇秀:“他让我学会婉转。”

戚玉武:“她让我变得快乐。”

坐在我面前的是继李铭顺、范文芳之后,获得新传媒加冕的“超级红星夫妻档”——41岁的戚玉武和34岁的白薇秀。

他们在摄像机前坐下,我说,放轻松,随便坐,舒服就好,白薇秀就把鞋子脱掉,双腿弓起放上沙发,很惬意的样子。

本地有星味的艺人不多,这对夫妻算是一对,但婚后不常双双受访,这次难得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携手亮相。

20170628_showbiz_qiyuwu1_Large.jpg

是的,真的是携手。他们在我面前坐下后,我的视线就牢牢锁在他们紧扣着的双手。那种恩爱,看似沉默,却有触动。

除了都是“超级红星”,他们又都得过红星大奖视帝视后,戚玉武凭《走进走出》《志在四方II》,而白薇秀则是凭《小娘惹》和《乐在双城》。

戚玉武喜欢“缺陷美”

问他们,入行时想过以“超级红星”为目标吗?

白薇秀说:“那时感觉要收齐10座最受欢迎女艺人奖好像要很长时间,我不确定自己会在这圈子这么长。但是,以最受欢迎女艺人奖为目标是有的。”

戚玉武说:“我是得过九座奖后,觉得最好第10座永远得不到最好。我喜欢那种……对了,缺陷美。”

20170628_showbiz_qiyuwu2_Large.jpg

一向给人“与世无争”的他接着说:“得到第一座奖后,还会不会再得另一座,感觉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奖项)对影迷好像才比较重要,你会觉得(得奖)就是这么一回事。”

白薇秀说:“对我来说,有戏拍就安心了,呵呵!”

“超级红星奖”对本地艺人来说,是“上神台”的标志,却也可能是“走下坡”的开始,戚玉武说:“其实这个奖只能证明你的过去,对未来是没有保证的。”

他觉得,电视台仿佛都以某个年龄层的角色为主,但他近年在中国发展,发现那里能当主角的演员年龄层面很广,会让剧集呈现更丰富的内容。

未来,戚玉武希望仍能新中两边走,虽然他已签回新传媒,主力将放在新加坡——他难得蓄须的造型,就是为新剧《心。情》而做的。他承认这是为了两个孩子而做的事。他们的女儿22个月大,儿子则两个月。

认真态度被包贝儿欣赏

近几年在中国,他拍过电视剧《嘿!老头》《护宝者》《暗战危城》以及最新的《欢喜猎人》,电影则有《天火行动》。中国影视作品上万部,要突围不容易,戚玉武即使长期蹲守,也只能有这样的量。他在心态上仍以新人自居,认真学习。几个月前,他的认真程度,因为同剧主角兼监制包贝尔在微博上发表的文章,才受到广泛关注。

与戚玉武合拍《欢》的包贝尔,在微博上说:

“合作了一个可怕的演员!几百场戏,没有助理,每天自己拎一个行李箱开工,里面是全集全套的剧本,每一个剧本上的每一场戏标注得密密麻麻!现场从不迟到,你没看错!从不迟到!没有怨言,没请过一天假,没有给剧组提过任何要求,给所有人搭戏搭视线,不拍他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像精神病一样默戏,北京的冬天拍戏不穿厚秋衣秋裤,他冻得发抖,我问他为什么不穿,他说穿厚了角色就不对了!从来不在现场玩手机,从来不在现场玩游戏,他手机里应该就没有游戏!

“今天他杀青了,和他合作很荣幸,也让我知道了演员本来就应该有的德行,希望自己也能像他那样尊重自己的每一场戏……祝他杀青快乐,戚玉武@戚玉武。两次新加坡红星大奖最佳男主角,十次新加坡最受欢迎男演员!八块腹肌!”

包贝尔是中国著名演员,他的赞文引起广泛的转发,戚玉武的形象登时也高大起来。

戚玉武把文章发给白薇秀,她知道他在国外工作很辛苦,文章补充了她看不见的画面,看得她既高兴又感动。

戚玉武则还是言简意赅地感谢包贝尔的欣赏,然后感谢那篇文章,让更多人了解到戏外的他。当大家都知道他拍戏时的专业后,他突然感觉到责任重大,有点倒抽一口气的感觉。

记者笑问:“八块腹肌一直都在的吗?”

白薇秀先答:“是的。”一脸幸福笑容。

记者问:“为随时需要的剧情而准备着?”

戚玉武回答:“不是,是为自己。”说完笑了,一旁的白薇秀感觉笑得更甜了。

久久见一次更珍惜

白薇秀大着肚子出席活动时,在媒体前毫不掩饰对在中国拍戏的戚玉武的思念。在世界另一端,戚玉武也备受思念煎熬。

白薇秀承认,戚玉武在家,她的心会沉实些,但他回家没有了自己的时间,可能要牺牲运动,帮忙照顾孩子,加上拍戏,显得更累,这点让她很不舍。

戚玉武微笑默认,总结却出人意表:“这样很好,当演员不可以太幸福。像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你看到我会不会觉得很‘显’,久久见一次,我们对生活会更珍惜,才会觉得特别幸福。”白薇秀说:“他回来两个月,我们的肉麻话都少说了。”

20170628_showbiz_qiyuwu3_Medium.jpg
白薇秀对大女儿和小儿子的养育有一套想法。(取自白薇秀IG)

两个孩子在父母共同意识的保护下健康成长。至今,他们始终不公开女儿的正脸照。戚玉武解释:“不想让孩子太早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公众人物,不想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份有优越感。”

儿子出世后,夫妻俩竟然不约而同对女儿心生内疚:“突然觉得对不起女儿,因为她不再是我们唯一的孩子了。”

他们最享受和孩子的一刻是什么时候?因为女儿比较大,所以他们都举女儿为例。

戚玉武说:“换尿片的时候,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那种近距离的眼神交流。那一刻跟她说的每一句话,仿佛她都听进心里去了。”

白薇秀说:“晚上她洗澡后,帮她吹干头发,一身干净的她在床上翻来翻去,快睡觉了,然后我们一起放松下来。”

什么事情都可以吵

白薇秀在社交媒体上不吝跟大众分享她的育儿经,包括她引导女儿接触绘画和阅读,她总能长篇大论,显示她在这方面有丰富的常识和见解。她说,她最想做的就是让孩子懂得充分感受,然后学会充分表达。

戚玉武让她在教育这方面尽情发挥。他则在另一个领域挥洒才艺——在厨房煮月子餐。他曾经因为兴趣跟一名酒店大厨学了一年半的烹饪。太太怀孕了,他就把厨艺通过月子餐表现出来。

他说:“怀孕让女人元气大伤,我感觉她们是用一条命换另一条命。她以后的体质恢复得如何,月子餐是很重要的。”他提供的清淡又有营养的月子餐,深得白薇秀的心。她吃过以后,美味的反应流露在挂着满足笑容的脸上,营养的效果则反映在已经瘦下来的身材上。

记者尝试在他们展示的美好婚姻生活中,刺探出不太和谐的缺陷。他们倒也诚实:“我们会吵架,什么事情都可以吵,尤其都是小事。”

白薇秀说:“他是个不太表达自己的人,有时会赌气,然后就爆开了。我则很理性,会跟他分析……”

戚玉武接道:“反正我们不会有隔夜仇。”

至于对方对自己最正面的影响,白薇秀说:“他让我学会婉转。”戚玉武则说:“她让我变得快乐。”

白薇秀专栏由戚玉武代笔?

20170628_showbiz_qiyuwu4_Medium.jpg
白薇秀和戚玉武目前为早报写专栏。

夫妻俩都是联合早报副刊《现在》的专栏作者,戚玉武执笔已有八年时间,白薇秀则是去年早报娱乐版改革后加入。戚玉武的文字根底本来就不错,经过这些年的锻炼,内容触及面越来越广,从生活面貌到甚至政治意涵都有。白薇秀也是言之有物,文笔流利推翻一般人对她的既定印象。记者促狭说:“不时有人问我,你写得那么好,会不会是戚玉武代笔?”

白薇秀娇嗔说:“太过分了!”她坦言写完会给丈夫先看,让他看哪里有不通顺的地方稍微润过,如此而已,不过戚玉武对她在专栏里敢怒敢言的个性当然是肯定的。

戚玉武说,他当初对白薇秀留下印象,就是因为觉得她敢怒敢言。“我刚来新加坡时,不敢乱讲话,怕影响自己的前途。刚开始拍戏时,有一次跟她同车,听到她批评一个收音师,我心想,这个新人没死过,这么敢讲!可是第二天看到她,欸,还没死喔!”于是,新人不怕死的精神,就被他拿来贴成白薇秀的标签,对她留下了深刻印象。戚玉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幽默发作,这一番话就此爆了开来。

“其实我很想这样,但是……”戚玉武知道自己做不到,于是心里默默欣赏着。

两人互相影响

白薇秀敢于发言的态度让她博到不少版面,个性黑白分明。但是婚后,两人的相处起了化学作用。曾经让人觉得寡言乏味的戚玉武变得多话,偶尔还流露幽默;白薇秀虽然还是对许多事情有看法,但表达时学会更婉转了。“以前她的刀会杀人,现在只是会出血而已。”

来自中国的戚玉武,在本地生活多年,连说话也“新加坡化”起来,像他会用“显”来代替“闷”或“腻”,偶尔句子会穿插一些英语常用字。反观白薇秀,去了几趟北京,回来竟然被发现开口有北京腔。

白薇秀说:“我是个很容易让各地口音上口的人,我去澳大利亚,很快就学会澳大利亚腔英语(说着示范起来),所以去了北京我也学会了。现在回来久了,口音又恢复原状了。”

场地:香格里拉酒店、化妆:Kenneth Lee, using Laneige、发型:Louis Lim-Passion Hair Salon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48447585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