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北灾后行 享福或恐“辐”

4月底到东京刚好迎上樱花季,往东北出发,一路追樱花,去到2011年三一一东日本大地震受灾区青森县和福岛县。日本政府提出各种数据力证灾区食物安全,但辐射的危险仍对人们产生心理威胁。去不去领略日本东北风情赏樱,就看你在享福和恐“辐”之间如何平衡。

看樱花,或许是许多游客春天到日本旅游的主要目的。今年的樱花期从3月中过后,由南日本开始开始,一路像火焰般往北蔓延。所以,我们4月底到东京时,刚好迎上花季。

在东京住了一晚,隔天就往东北出发,往北一路追樱花。

此行由日本大使馆主催,邀请新加坡、菲律宾、香港、中国大陆和韩国各一名媒体记者参加,目的是体验日本东北之美。

日本东北指日本本州岛的东北部,共六县,包括我们要去的青森县和福岛县。

登古城堡赏樱 

先抵达青森县第三大市弘前市。来到弘前公园,触目到处是樱花,公园种有约50种1000多棵樱花,是日本著名的赏樱胜地。这一天,公园聚集一大群居民,原来我们碰上弘前樱花祭,市长携着市内选出的三名美姐,一起来为樱花祭主持序幕礼。

20170727_lifestyle_japan1_1_Large.jpg
弘前公园前樱花一排排盛开。

弘前公园有座出名的坐标,即长达400年历史的弘前城堡,是日本12座现存天守城堡中的其中一座,为日本遗迹之一。所谓天守,是指日本城堡中最高、最主要也最具代表性的部分,具有瞭望、指挥的功能,也是封建时代统御权力的象征之一。来到这里,登上古时天守,看今时樱花开落,发思古之幽情。

仿佛走在阴阳界上

离开弘前,下一站是青森县首府及最大城市青森市。大家听过青森县,可能因为这里产的青森苹果有名。事实上,青森县是日本前列的农业县,粮食自给率超过百分百,即有能力外输,苹果、大蒜、牛蒡产量都高居日本第一。除了农业,青森睡魔祭也很有名,青森市每年8月2日至7日都举办活动,吸引超过300万观光客参加,已成为这里最重要的民俗活动。

青森睡魔祭起源于8世纪,两方人马作战时曾使用大灯笼、笛、太鼓等,又相传由中国的七夕祭典转变而來,与当地的习俗融合后,变成以纸、竹、蜡烛组成的灯笼。现在的灯笼多以日本或中国传说里的历史、神话、歌舞伎等为题材。

祭典举行当天,超过20座大型睡魔灯笼参与游行,类似华人的花车游行。如果是睡魔祭前后到来,则可到睡魔之家欣赏前一年在票选中获前三名的灯笼。置身在面具灯笼中,火光明暗之间,仿佛走在阴阳界上,感觉真有点像本地的盂兰盛会。

渔市场出售各特色物品

青森县的最后一站是八户市,最难忘的青森县回忆也在这里。八户港是日本前列的渔港,鱿鱼捕捞量位居日本第一。

一大早来到八户港的鱼市场,天空盘旋着海鸥,摊子上则摆卖各类鲜鱼和海产,有很多都是没见过的。在上百个摊位中,卖吃的占绝大多数,许多看起来很可口,如熊猫和猪仔形包,以及各种煎饼、肉丸、店心等,甚至还有一个摊位布条上写着“放题”(即点即做自助餐),如果不是在旅馆吃了早餐,真想在这里大快朵颐。

这里还有个水果摊在大抛售,十个苹果才卖100日元(1.20新元)。一阵骚动后,我们都人手一包。这里还出售各种有地方特色的物品,如拖鞋、纸袋,甚至还有鹿角!但要记得,鱼市场只在每星期日早上营业,有兴趣要特别策划行程,以免扑空。

鸟居与海鸥

20170727_lifestyle_japan5_Large.jpg
从日本漂到美国,又被送回日本而成名的鸟居。(八户市提供)

八户港还有个地方闻名国际,值得一访。话说2011年三一一东日本大地震发生,这里的神社(即神道的信仰中心)两座鸟居,竟然漂到7000公里外的美国俄勒冈州。鸟居指日本神社的建筑之一,传说是连接神明居住的神域与人类居住的俗世之通道,大多是以两根支柱与一至二根横梁构成,以俗话来形容,它也是让途经的鸟类暂时栖息的地方。历经海啸折难的八户市鲛町大久喜渔港严岛神社的鸟居上头的横木,后来上了国际媒体头条,经过俄勒冈州波特兰市人遍寻失主的努力后,时隔近五年终于返乡。因为这个传奇,严岛神社鸟居现在成了旅游景点。

不过对于爱鸟人士来说,这里的海鸥景观或许才更值得啧啧称奇。当车子由远驶近,原本视线里的斑斑白点逐渐放大,竟是一只只活跳乱叫的海鸥。

20170727_lifestyle_japan2_Small.jpg
海岸岩石上斑斑白点都是海鸥。

数以千计的海鸥把神社周围的海岸、岩石、坡地全占满,四处是海鸥的叫声——原来像婴儿的啼哭,又像猫儿叫春。人走近,海鸥也不惧,动作稍大些,它们才遽然飞起,但不久又折返,反正满山遍野的海鸥任你拍照就是。

27公里的“雪之廊道”

离开八户市,续程到十和田湖。这是横跨日本青森县十和田市、秋田县鹿角郡小坂町的一个湖泊,位于十和田八幡平国立公园内,由十和田火山喷发形成二重火山湖。十和田湖面积61平方公里,在日本排名第12。

在十和田湖畔的餐馆用餐,面向无敌湖景,嘴含美味料理,感觉人生最高享受不外如是。十和田湖游船一年四季优雅地行驶在湖面,我们乘坐游船,尽情享受奔放而细腻的十和田湖魅力。在对岸下船后,可以行经一条特别的“雪之廊道”。这条山岳道路因冬季降雪禁止通行,春天则开放27公里的雪壁步道,是日本最长的“雪廊”,川行其中,仰首见蓝天,侧头倚白壁,感受有所不同。

我们一行人最后在奥入濑溪流温泉酒店下榻,酒店餐馆的自助餐提供的美馔,有40%是本县特产苹果来酿造,特色很强。

怀想当日灾情

从青森县,我们去福岛县,先后游了福岛市和磐城市。福岛市是福岛县中北部的一个城市,也是首府,人口位于县内第三位,磐城市是位于福岛县南部的一个城市,也是人口最多的城市。

游客在福岛市可考虑参观这里的草莓园和小番茄园,边采边尝可口水果。这里的农产园也附设餐馆,馆里卖的菜肴大多是自供自给,好吃之外也很健康。据了解,在这个核灾中心,日本农民将受污染的泥土表层去除,再加入含钾肥料,以有效阻止植物吸收铯元素。

20170727_lifestyle_japan4_Large.jpg
灾后六年民居遗址仍在,提醒人们海啸曾经的恐怖。

临海的磐城市是个别有风情的小镇,它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40公里,沿海地區曾在三一一遭受六米高的海啸侵袭,造成400多人死亡,但其基础建设多已完成重建。我们来到海边凭吊被当年海啸冲击留下的残垣败瓦时,从几处居民离去不返、人去楼空的废墟中,怀想当日的灾情。

日本东北安全吗?

在东北几个县市转两圈,欣赏这里的景色魅力,不过心里想的和大家一样:到底这里的食物对人体安全吗?

朋友知道我来这里,都好奇地问我:“你不担心辐射吗?”

日本当局知道即使三一一大地震已过去六年多,人们心中仍存有疑虑,所以通过日本驻各地大使馆和办事处,邀请新、菲、港、中、韩各地媒体记者到来考察,这五地的共同点是,都未对日本核灾地出产的食品完全开放,所以也希望借记者的考察,为他们驱除辐射的阴霾,吸引更多旅客的光临。

无法消除心理恐惧

日本政府提出各种数据力证灾区食物安全。日本复兴厅参事官藤田伸也表示,核灾后政府分别将饮用水、奶类及一般食品中含有放射性的铯-134及铯-137的指引限制,设为介于每公斤10至100贝可(Bq),是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每公斤1000贝可标准的十分之一。在如此严格的标准下,超标食品逐年递减,去年抽查超过34万个食品样本,只有不到百分之0.1超标。

然而,尽管数据如此“好看”,也无法完全消除人们的心理恐惧。日本调查发现,日本人在购买福岛县或邻近地区生产的食品时,仍有近两成的人会担忧,跟几年前的调查相比,信心没有恢复多少。

渔业方面,日本政府因应辐射污染,在灾后曾全面禁止近海捕鱼,直到同年年底才逐步开放。由渔民组成的磐城市渔业协同组合连合会,自核灾后肩负渔获辐射量的检测工作,每次抽样调查进行化验,据报告,由前年至去年所检测的近2000个样本中,沒有一个样本的辐射量高于每公斤25贝可,远低于日本政府制定的不超过每公斤100贝可的标准。尽管如此,渔获要恢复销量,仍需时间。

日本政府建议渔民在距离核电站10公里外的水域捕鱼,但渔民铃木三则为保险,选在距离核电站20公里外的水域作业,还出示证书证明,却仍然遭质疑产品未必安全,让他感叹非常。受访渔民也遗憾,新加坡、泰国、韩国等对他们的渔产品未能完全开放,导致他们的收入受影响,必须接受补偿金。

居民坚持吃当地食材

20170727_lifestyle_japan3_Small.jpg
福岛县有专人检验当地产的农产品。

旅客减少,产品不卖,福岛居民通过坚持吃当地食材,来为食物安全说话。记者一行人来到磐城市立小名滨第一小学,与学生共进午餐,发现市内的学校给学生提供的午膳,六成食材來自福岛县內,市内三万名学生中,只有九人自备午餐,绝大部分家庭都让孩子吃当地食物。

去年,日本政府在一项调查中发现,30岁以下者多数不想回乡,因为仍担心核电站的安全问题。但日本政府以当地辐射量降至每年20毫希或以下为由,3月底陆续解封福岛核电站20公里内部分范围地区。居民村形洋一在核灾后疏散至东京,他坦言沒有回乡打算,因为他在东京住了下来,有稳定的工作,也有年幼的孩子要照顾,回去重新开始太困难。他最近回乡一趟,发现基建工程已大致完工,风景如旧,但街道上几乎没有人烟,慨叹家乡人面全非。

福岛市西部的温泉街“土汤温泉”,向来并列着大大小小的旅馆、酒店、餐馆和土产店。核灾后旅客减半,造成近半的温泉旅馆倒闭。工作减少促使年轻人纷纷外闯,也让这里年过65岁的老年人口占去半边天。日本政府正在努力开拓工作机会,希望在明年樱花花期到来前,留住更多年轻人的脚步。

樱花美丽,对视觉是享受;辐射危险,对心理有威胁。明年,去不去领略东北风情赏樱,就看你在享福和恐“辐”之间如何做平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日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