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最夯恋爱方式 手机约会应用

谢薪弘(左)和白舒莹认为手机约会应用非常方便,能帮助扩大社交圈子,寻找适合伴侣。

字体大小:

人口及人才署的2016年结婚与生育调查显示,近3000受访单身者中,43%能接受通过红娘网站和手机应用结识伴侣;2012年愿意以这个方式交友的只有19%。

手机约会应用已取代传统红娘公司和红娘网站,成为时下最夯的恋爱方式,被称为“红娘3.0”。

本地知名手机约会应用公司Paktor创办人之一吴劲燊说:“人们现在花更多时间使用手机,此外,现代人晚婚,很多人踏入职场后,社交圈子就停止扩大,大家想寻找一个便利的交友方式。”

口腔治疗师白舒莹的2014年有一段痛苦的回忆。那一年,她与交往七年的男友在准备结婚之际,黯然分手。多年感情走到尽头,让她伤心欲绝,却也给她另一次选择伴侣的机会。她决定用手机约会应用寻找下一段爱情,没想到很快便认识在银行工作的谢薪弘,两人情投意合,交往一年半后走上红地毯。

谈到当时为何选择使用手机约会应用,白舒莹(27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解释,公司没有适合的对象,加上不想再浪费时间谈恋爱,所以决定试试手机约会应用。“它有各种过滤设定,可以根据年龄、住家距离、身高、宗教信仰等选择对象。一有适合对象,应用会马上通知我,接受或拒绝对方既容易又方便。”

谢薪弘(37岁)则说:“我那时已经34岁,身边的朋友多数已经成家,我也想赶快找结婚对象。传统红娘服务很麻烦,要预约、填表格等,又要花很多钱,手机约会应用反而费用较便宜又方便。”

网上结识伴侣增近一倍 

20170816_lifestyle_app3_Large.jpg
手机约会应用取代红娘网站。(iStock图片)

人口及人才署上个月公布的2016年结婚与生育调查显示,受访的近3000名单身者中,43%能接受通过红娘网站和手机应用结识伴侣;2012年愿意以这个方式交友的只有19%。调查也发现,曾与网上结识的人认真谈恋爱的单身者,从2012年的7%,增加至2016年的13%,增加近一倍。

虽然调查没有透露手机约会应用的使用率,肯定的是使用手机寻找伴侣的人正在增加中。手机约会应用已经取代传统红娘公司和红娘网站,成为时下最夯的恋爱方式,被称为“红娘3.0”。

Paktor(拍拖)是新加坡知名的手机约会应用公司,在本地拥有约75万用户,也成功进军亚洲其他国家与地区,是本区域营业额最高的约会应用公司。吴劲燊(33岁)是Paktor创始人之一,也是公司首席科技官。他认为,人们用手机谈恋爱是一个自然趋势。

20170816_lifestyle_app1_Large.jpg
吴劲燊预测未来的手机约会应用会结合人工智能与实境科技。

他说:“人们现在花更多时间使用手机,他们用手机读新闻、玩游戏、看戏、沟通等,这是全球趋势,因此各产业都转型提供手机应用服务。此外,现代人晚婚,很多人踏入职场后,社交圈子就停止扩大,所以大家想寻找一个便利的交友方式。”他透露,手机约会应用越来越受欢迎,自Paktor在2013年创立以来,公司营业额及用户的增长率每年超过100%,成绩斐然。

社会对网络恋情观感不好

虽然前景一片大好,不过吴劲燊认为,本地社会对网络或手机恋情还存在不好观感,很多用户不愿意承认通过手机谈恋爱。人口及人才署的调查也证明这一点,多数单身者仍通过朋友、同事和休闲社交场合等传统渠道认识伴侣,多数人也比较能接受这类交友渠道。

吴劲燊笑说:“或许政府以前太努力推广红娘服务,让人们觉得找红娘很老土,以为需要帮助的人又丑又没人要。很多客户曾写信感谢我们帮助,不过却不愿意参与我们的宣传,因为觉得很不好意思。此外,我们也发现很多人不喜欢用面簿登录,因为怕别人知道,所以我们便推出电话号码登录方式。连美国也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流行使用手机约会应用。”

有趣的是,Paktor最近公布一项研究,针对曾尝试过网络交友,也进行过正常交友的3万名男女做访问,成绩令专家们跌破眼镜。网络恋情的保鲜期限居然比一般恋情高出4.5倍,从网络上认识进而结婚的人数,也比一般交友进而结婚的人多出1.7倍。

手机约会应用的问题

手机约会应用的普及看来有不错效果,却也带来一些社会问题。触爱社会服务表示,在2015年和2016年处理九起与手机约会应用有关的案件。今年到目前为止,触爱社会服务已处理四起案件。多数案件受害者是女性。

拥有七年经验的触爱青年高级辅导员陈燕妮说,五年前从没遇到手机约会应用有关的案件,问题是近几年才出现的,而且有增加趋势。她警告:“有些约会应用没设最低年龄限制,孩童或年轻人容易被骗或误导。一些使用者不是认真寻找结婚对象,甚至会在上面寻找性猎物。”

20170816_lifestyle_app2_Large.jpg
陈燕妮认为手机约会应用更容易让用户深陷其中。

与上一代的红娘网站不同的是,陈燕妮认为手机约会应用更容易让用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红娘网站使用者不可能一直呆在电脑前面,不过约会应用使用者却能一直接触手机,通过定位系统知道谁在附近,能随时随地与不同对象聊天。你一直沉浸在应用软件中,容易很快的与对方产生感情,也容易上瘾。”

陈燕妮认为,有必要教育手机约会应用用户,特别是年轻人,关于手机恋爱的危险性。一些自我保护的方式包括:不要透露太多个人资料;不要单独跟对方见面,约几个朋友作伴,而且约在人多的地方;通知父母约会详情等。

未来手机约会应用发展

手机约会应用的未来发展会是什么?吴劲燊兴奋地预测,会结合人工智能及实境科技。通过分析用户使用习惯,电脑能演算出他喜欢哪一类人,并推荐适合人选。“我们拥有庞大数据,肯定比你朋友或家人更了解你喜欢什么,能更好地扮演红娘角色。”

以后的手机约会甚至可以采用类似手机游戏“精灵宝可梦Go”的实境科技,用户可以随处留下虚拟情书等物品让人发现。吴劲燊解释:“红娘网站比较注重文字,手机约会应用则变成注重照片,未来可能会采用实时串流视频,让用户可以看见、听见彼此,你可以想象这冲击有多大吗?”

手机红娘服务显然是未来趋势,很多人认为传统红娘服务迟早会被淘汰,不过吴劲燊却持不同看法,认为依然有市场。他说Paktor集团旗下有一家名为Gai Gai的传统红娘公司,业务遍布新马港台。

“Gai Gai的规模虽然不大,但能提供较隐私和客制化的红娘服务,有些人愿意付更多钱享有这类服务。就像音乐虽然已数码化,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花钱去看演唱会一样。其实,Gai Gai在新加坡有很高的需求,我们的办公室根本不够用,还要借别人的办公室与客户进行面对面洽谈。我们不会放弃这块市场,因为还是有利可图的。”

如何提高配对成功率

20170816_lifestyle_app4_Large.jpg
Paktor的过滤设定(左)与个人资料页(右)。(Paktor提供)

⊙提供完整的照片、工作、教育等个人资料,比较能引起注意。

⊙男生在照片里应该有笑容,做一些有趣的活动,如骑脚踏车、冲浪等,并避免使用自拍照。

⊙女生在照片里也应该露笑容,可使用自拍照,不过避免用大合照,因为会让人觉得你企图隐瞒什么。

⊙女用户通常比较挑剔,会列出许多择偶条件,导致配对数量少。吴劲燊建议,女生保持思想开通,才能认识更多男生。

⊙英俊美丽的男女用户通常很受欢迎,不过不代表他们能配对成功。一旦配对成功,要尽快开始聊天。聊天后如果觉得对方不错,要尽早约出来见面,才能真正判断对方是否适合自己。

本地最受欢迎的手机约会应用

Paktor、Tinder和Coffee Meets Bagel是本地三大最受欢迎的手机约会应用,近年来在年轻人之间越来越受欢迎。

Tinder:

《福布斯》杂志报道,Tinder目前是全球最热门的约会应用之一。2012年成立至今,在全球超过190个国家与地区拥有用户,一天有16亿刷屏,已产生超过200亿个配对。

它的用法非常简单,只要通过面簿登入,填写基本个人资料就可以使用。合眼缘的就向右刷,不喜欢的就向左刷,只有双方都喜欢对方,Tinder才会将双方成功配对。

Paktor:

Paktor集团目前在九个国家和地区提供约会应用服务,包括马来西亚、泰国、韩国、台湾、美国、巴西等,全球拥有2000多万个用户。用户的男女比例为6比4,年龄介于18至45岁,80%拥有大学文凭,平均使用时间是7.85分钟。Paktor最大市场是台湾,有约4700万个用户。

Paktor的用法与Tinder相似,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向右滑动或点击“钩形”图标;如果不喜欢推荐的对象,则向左滑动或点击“X形”图标。只有双方都喜欢彼此,配对才成功,能开始沟通。

Coffee Meets Bagel:

目前市面上的多数约会应用往往以男性角度出发,在2012年创立的Coffee Meets Bagel(CMB)则以女性角度出发。CMB创办人Dawoon Kang受访时说:“女性想要的是安全、隐私,以及有素质的配对。我们于是设计了该应用,以女性角度出发。”

CMB要求用户一定要用面簿核实身份,以免有心人欺骗或伪造身份。此外,他们会尽量配对拥有共同面簿朋友的男女。如此一来,他们可以向朋友探听此人的背景。

CMB认为,男女有不同的交友偏好,男性期待选择更多,但女性谨慎选择交友对象,且期望拥有主导,于是CMB找到平衡两者需求的方法,开发男生主动、女生主导的模式。

每天中午,男性会员可收到最多21个配对(又称Bagel),替自己欣赏的女性按赞。女生可以在这些已经表达心意的男性用户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对象,此时双方才能够真正进行对话,不过每天只能选择一名新用户聊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