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术登陆雅加达看 印尼当代艺术新景观

“艺术登陆雅加达”在8月13日落幕,艺博会买卖交易活跃,成为展示印度尼西亚与其他区域艺术的重要平台。记者前往采访艺博会,深感当地画廊涌现,国际买家兴趣激增,收藏家群体庞大、年轻化,支持当地作品的风气强盛。随着印尼第一家现当代美术馆——努桑塔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11月对外开放,印尼当代艺术将出现繁茂盛景。

(8月11日,记者受邀出席“2017年度艺术登陆雅加达”(ART STAGE Jakarta)VIP开幕展,现场气氛热烘烘。虽有一些外地面孔,但以当地人为主,彼此熟悉,互相交流,社群气息浓厚,这在大型国际艺博会不太见到。

20170821_lifestyle_arts5.jpg
英国涂鸦艺术家Banksy强烈反讽的丝印品很快售出。

艺术登陆雅加达今年进入第二届,在甘达里亚城喜来登酒店(Sheraton Grand Jakarta Gandaria City)举行,参展的画廊比往年增加两成,共有60家(24家印度尼西亚与36家国际画廊)。由艺术登陆新加坡引进的雅加达版本,从8月9日甘达里亚城举行的“艺术广场”到“艺术登陆雅加达”结束,吸引了5万2240人次。

画作买气旺

20170821_lifestyle_arts3_Large.jpg
艺博会以吸引当地藏家为主,也有来自外地的国际买家。

艺博会画廊主要画作大多在第一天就卖掉,买气旺。印尼是中国以外亚洲第二大艺术市场,也是东南亚最大也最活跃的市场,创办人兼主席劳伦佐认为,艺术登陆雅加达为印尼与世界艺术的接轨建立了桥梁。

“林大画廊”(Linda Gallery)9年前从印尼转战新加坡,这回第一次参与印尼艺博会,反应出乎意料的好。画廊主人马美玲指出,印尼收藏艺术历史悠久,印尼藏家经常聚集一起讨论艺术,培养情谊。印尼藏家也非常热心,敢买艺术,但前些年经济不好,第一个受影响的是属于奢侈品的艺术品。这一两年市场逐渐回温,她带来的中国雕塑家朱伟、任哲等作品都卖得不错,尤其朱伟《中国中国》系列雕塑卖掉好几对,一对售价20多万新元。

20170821_lifestyle_arts7_Large.jpg
第一次参展的林大画廊卖掉几对中国雕塑家朱伟《中国中国》系列。

根据马美玲的观察,印尼藏家占了六七成,艺博会也吸引外地如中国、香港、菲律宾等买家飞来看展,而且年轻藏家有增加的趋势,出现一些新的面孔。艺术登陆雅加达第一次为业内人士颁发13项艺术奖,获颁“终生成就奖”的印尼大藏家Ir. Ciputra认为,艺术登陆雅加达提供更深入的视觉艺术体验;它的影响无限,因为通过艺博会,印尼艺术会在国际上更受注意。澳大利亚的Theodore Wong、中国藏家周艟等都觉得艺博会是接触印尼当代艺术的最主要橱窗之一。

印尼藏家偏爱大画

第一次参展的日本画廊“小山登美夫”(Tomio Koyama),在艺博会主办单位安排下参观印尼藏家住家后发现,原来印尼藏家偏爱大画,而且趋向抽象画,难怪这回带来的肖像小画反应不佳。小山登美夫观察到,印尼的藏家与日本大不同,他们对艺术收藏很活跃也很热情。尽管艺博会以印尼艺术著称,但对于其他区域的艺术也有强烈的好奇心。

为画廊和艺术工作者创造机会对万隆画廊Lawangwangi来说,艺博会让它面向国际买家。画廊代理日惹艺术家Eddy Susanto作品,去年买家来自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今年则是印尼买家。Eddy Susanto这回以神秘主义为主题的大作以4万多新元出售,艺术家对照达芬奇的名作《最后晚餐》暗语与爪哇兴都王Joyoboyo的预言,复制了达芬奇原版装置(包括倒写特征),文字倒写的长桌上采用爪哇文书写Joyoboyo的预言,坐在桌上抬头一看,霓虹灯显示达芬奇《最后晚餐》原版。

20170821_lifestyle_arts2_Large.jpg
Eddy Susanto长达4米的壁画加实木长桌、霓虹盒的《最后的晚餐》,售出4万多元。(受访者提供)

年轻一代画廊不断涌现,也是当代艺术市场一大推力。获颁“最佳画廊”和“最佳年轻画廊”的ROH Projects创办人Junior Tirtadji说,艺术登陆雅加达带来新鲜气息。2012年成立的画廊今年第一次让亚洲多名艺术家作品同台展出,反应不错。

艺术市场逐渐回温,为当地艺术工作者提供良机。在新加坡拉萨尔新航艺术学院修读纯美术的Naufal Abshar(24岁)受访时说,他三年前回到雅加达展开全职画家生涯。去年通过画廊Art Porters展出的五件作品总共卖了三四万新元,今年也卖掉了反映好莱坞文化影响的两张混合媒介大作(包括售价1万8000新元的《电影的艺术》)。他说:“在雅加达创作,展出机会多,生活费又低,对年轻画家是成长的大好机会。”

20170821_lifestyle_arts4_Large.jpg
印尼年轻画家Naufal Abshar(中)与藏家Irwan Danny Mussry(左)、Art Porters画廊业者交流。(受访者提供)

今年获颁最佳艺术家奖的是Melati Suryodarmo、最佳年青艺术家奖为Aditya Novali。终生成就奖艺术家为Sunaryo。大奖The Bhinneka Award颁给Jatiwangi Art Factory。

印尼与新加坡艺术工作者这些年交流更加频密。新加坡画廊Gajah负责人Jasdeep Sandhu几年前在日惹设立工作坊,将新加坡艺术家带到那里工作、展出,反应不错。他对雅加达发展当代艺术的无比潜力深具信心。

艺术登陆雅加达结合其他本土艺博会如:雅加达双年展(Jakarta Biennale)、每年一度的Art Jog艺博会与雅加达艺博会(Art Jakarta),买卖活跃,加上购物中心如甘达里亚城、Galeries Lafayette展示艺术品,提升了印尼民众(尤其中产阶级)对千岛之国当代艺术的兴趣。

从总统珍藏到民间美术馆印尼自热爱艺术的苏卡诺总统(1901-1970)开始,民间就有很盛的收藏艺术风气。至今印尼总统府珍藏共有8000件艺术品,去年起,以主题方式展出。目前在印尼国家画廊举行“祖国的旋律”(至8月30日),展出其中41名画家48件珍藏,关于印尼风景、日常生活、卡峇雅衣着、传说等题材,有不少印尼与国外名家代表作,值得一看。

印尼艺术新地标

印尼民间藏家除设立画廊,也纷纷成立私人美术馆,比如Ruby Akili在2006年在住家旁边成立Akili美术馆,可预约参观。最叫万众期待的是,位于雅加达西部Kebon Jeruk新旺区,11月4日对外免费开放的印尼第一所当代艺术博物馆——努桑塔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MACAN)。它由物流公司AKR Corporindo董事会主席,也是“最佳藏家”得主翁玮光(Haryanto Adikoesoemo)出资建设,将成为印尼艺术圈重要里程碑及新地标。

占地4万3000平方英尺的博物馆,展品建立在翁玮光20多年800件珍藏上,将与世界各地博物馆合作,主题着重于展现印尼、东南亚及其他地区的艺文现状。馆长Aaron Seeto受访时指出,在所有环节中,印尼的艺术教育环节最弱,因此博物馆将扮演重要角色,与学校、艺术学府合作,常年举办教育性项目,开阔视野。

20170821_lifestyle_arts1_Large.jpg
新艺术运动代表FX Harsono在MACAN进行行为表演“雨中的书写”。(受访者提供)

印尼当代艺术自1970年代冒出,是由行为表演艺术带动的,包括新艺术运动,艺术家质疑当代社会经济发展的议题,即使今天,进行中的艺术行为仍是重要的手段,因此,博物馆在8及9月举办First Sight行为艺术活动。受邀媒体和公众观赏到FX Harsono的行为表演“雨中的书写”,用毛笔书写的中文名字“胡申文”墨迹被雨水冲走,暗喻那个年代华文被印尼官方镇压的阴影。中国成都艺术家尹秀珍的“冲洗河流”有了雅加达版本,附近河流凝结成冰块,让公众参与清洗。

20170821_lifestyle_arts6.jpg
受邀媒体在MACAN博物馆外参与“冲洗河流”活动。(受访者提供)

博物馆开幕展Art Turns. World Turns展示许多首次向外公开或非常罕见的印尼艺术家作品,如Sudjana Kerton丶Trubus Soedarsono和Nashar,也展示从未在印尼展示过的国际艺术家如Robert Rauschenberg、Mark Rothko、Gerhard Richter等作品,预料将掀开印尼当代艺术新一页。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艺术 雅加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