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记录,谁记录? 他们延续新华文学反侵略传统

伍木:抗日题材是新华文学的母题。(档案照片)
饶伙发的《南洋谍影》以日本侵略马来亚和新加坡为背景。(龙国雄摄影)
希尼尔:“新加坡最苦难的日子应属日据时期。(受访者提供)
怀鹰:写作《武魂》最大的苦恼来自收集资料。(陈来福摄影)
张挥:前辈作者给我们留下珍贵的历史和文学的记录。(档案照片)
流军1980年代末写作抗日题材的《赤道洪流》。(龙国雄摄影)

抗战文学一直在新加坡华文文学占有重要地位。最近这股“抗战文学热”又悄悄兴起,除了文学期刊推出抗日文学特辑,本地历史小说作者也出版二战历史长篇小说。

对于“二战文学”书写,作家希尼尔说:“我不记录,谁记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