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干洛岛最被低估的希腊岛屿

无所不在的蔚蓝包围了小岛,让人产生度假的心情。(叶孝忠摄)

希腊弗拉干洛岛全长约12公里,宽约2公里,唯一的公路贯穿整个岛屿,全岛约有700人口。小岛最繁华的小镇Chora,临着悬崖而建,白色的房子搭配着色彩斑斓的门窗,门口总有结实的九重葛守着。西方媒体对它赞誉有加,网上文章大多以:最被低估的希腊岛屿,最后的希腊岛屿为标题。

我一直在寻找百分百的希腊小岛。这一群灿若明星的岛屿,都能轻易满足你对希腊的想象。翱翔在爱琴海的渡轮,飞扬着希腊国旗,蓝白相间,这种最纯粹的色彩和构图,不就是希腊给人的印象吗?

米克诺斯岛的风车、圣托里尼岛的日落,那些白色房子蓝色的窗,甚至是摆在门口的花盆,都绽放着一种叫做希腊的美好回忆。它们被印刷成明信片、图片集,刺激旅人的冲动,然而照片没拍出人山人海的画面,浪漫是浪漫的,但你其实必须和成千上万的游客大军一起共享,亲临现场后,幻想或许就会幻灭。

所以当我来到圣托尼里岛,在过分精致和拥挤的费拉小镇(Fira),几近千篇一律的精品店中迷路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离开。摊开地图,一群位于爱琴海南部的诸多小岛向我挤眉弄眼,第一个吸引我的就是位于圣托尼里岛40分钟船程外的弗拉干洛岛(Folegandros),原因是我从来没听过有人兴高采烈的谈论这座小岛。

20171214_lifestyletravel_1_copy_Small.jpg

维基百科上关于弗拉干洛岛的历史只有三两句话。1207年,它遭受过威尼斯人的统治,岛上还保留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城堡,这或许也显示了这座荒凉的岛屿不值得大费周章来守护。小岛屿的命运本来就不由自主,统治权几经易手,连土耳其的奥斯曼帝国也曾经延伸至此,19世纪希腊人才成了小岛的主人。由于地理位置偏僻而荒凉,从罗马时期到20世纪70年代,这座岛屿是放逐政治犯的地方,Folegandros在腓尼基语中有岩石之地意思,现在岛上地貌依旧以荒凉的岩石构成,土地贫瘠,让人无法也不想在此生活 。

西方媒体对它赞誉有加

或许此时此刻,才是弗拉干洛岛最为风光的时刻,西方媒体对它赞誉有加,只要你在网上搜寻关于弗拉干洛岛,出现的文章大多以:最被低估的希腊岛屿,最后的希腊岛屿起标题。

20171214_lifestyletravel_4_Medium.jpg
弗拉干洛岛处处是悬崖,也自然拥有好风景。(叶孝忠摄)

这座面积约32平方公里的小岛只有大约700人口,而人烟稀少处,必然有风景。岛上并没有机场,那么也意味着不可能会有旅游大巴。船班也少,沙滩肯定不会人满为患。我马上上网预订了船票,早上启程,晚上回到圣托尼里,应该有蛮充裕的时间能好好看看这座被《纽约时报》形容为基克拉泽斯群岛中最具希腊风情的迷人岛屿。

我理解编辑所谓最具希腊风情的意思就是这里游客稀疏,还保留着原汁原味。

20171214_lifestyletravel_2_Small.jpg
岛上典型的希腊小岛风情。(叶孝忠摄)

40分钟后,我就抵达了小岛码头Karavostasis。山头上只有三三两两的白色小房子,几艘小游艇依偎在蔚蓝的海湾内,这样的画面已经能向你保证了一个宁静的希腊假期。下船的游客陆陆续续被民宿安排的车子接走后,码头就剩下我一人了。这是一个少有游客打扰的地方,因此岛上的公共交通颇为稀疏,我在码头的租车公司租了一辆四轮摩多车,老板递了一张粗糙的手绘地图给我,向我讲解如何驾驶,然后信心满满的说:出发吧,你会喜欢这座岛的。

小镇临崖而建小巧漂亮

弗拉干洛岛全长约12公里,宽约2公里,唯一的公路贯穿着整个岛屿。主干道的两侧延伸出许多黄泥路,一些通往收藏着碧海蓝天的无人沙滩,一些则能抵达无人看守的小教堂。小小的城镇,沿着公路而建,低矮的楼房里,住着最日常的生活,若是刷上崭新白漆的,估计就是民宿了。一些社区其实也不过由十几栋房子组成,其中包括一个小教堂、小杂货店什么的。

开了约15分钟的摩多车后,我来到了小岛最繁华的小镇Chora,摆脱了一路的寂静,终于看见人烟,即使稀少,也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临着悬崖而建的Chora,规模小巧但十分漂亮,岛上大部分的民宿和餐馆都聚集于此,估计也只有几百户的人家。白色的房子搭配着色彩斑斓的门窗,门口总有结实的九重葛守着,偶尔一两只猫慢悠悠的经过,寻找适合睡午觉的阴凉处。希腊的猫永远是摄影爱好者的宠儿,它们的责任似乎就是摆出各种各样的姿态,让人羡慕地摄入希腊的回忆里。2013年,CNN将Chora誉为欧洲最漂亮的小镇,这也意味着秘密早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20171214_lifestyletravel_3_Medium.jpg
Chora小镇极具希腊风情的小馆子。(叶孝忠摄)

小镇最上镜的角落无疑是位于半山腰的白色教堂圣母院,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像一条白色的脐带一样,将有点距离的圣母院和市区紧紧联系起来,这样的布局,让小教堂显得更为重要,也让Chora变得眼前一亮。如果你看过这张照片,也肯定会激发起到弗拉干洛岛旅行的冲动。

圣母院的原址是一座希腊神庙,教堂依旧保留了一些神庙的细节,然而至今依旧没有发现教堂建造年间的文献记录,但当地人相信教堂应该有约400年历史。目前所见的,这座设有多个小圆顶和钟楼的教堂则建造于1821年。

相传在18世纪末,18艘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海岛船即将登陆并掠夺弗拉干洛岛,恐慌的当地人马上到圣母院祈祷,顿时海上升起一阵强风,沉没了船只也淹死了海盗,人们因此深信圣母就是弗拉干洛岛的守护神。每年的耶稣受难日,教堂内一幅圣母玛利亚的银制圣像画就会让众人抬出来,并游街到家家户户拜访,为居民们祈福,这时候也是全村人狂欢的日子。

20171214_lifestyletravel_6_Small.jpg
镇中心的广场让老树包围,是享受午餐的好去处。(叶孝忠摄)

镇中心有数个小广场,以曲折小弄接连,轻易让人迷路。广场让餐馆所包围,正中央通常是几株老树,舒坦的展开了枝干,向炎炎夏日要来了阴凉和斑驳树影。我找了一个绝佳的位置,点了海鲜午餐,服务热情却是慢吞吞的,把一顿午餐拉得老长,来到这里,时间突然多了,也自然多了等待的耐心,旅行就应该把时间浪费在一顿这样的午餐上。小小的镇,却有不少精品店,大多贩卖着自家设计的手工艺品。这时候还不算是游客抵达的高峰期,老板也懒得做生意,刚踏入一家手工银饰店,老板就说:要不你等会再来,今天天气不错,我正要去沙滩晒太阳,你也不应该辜负好时光。

毫不做作的小风景

离开了Chora,沿着公路一直往北,看见漂亮教堂,我停下来拍照,看见一角蔚蓝,我把车子停在橄榄树下,就投奔大海。岛上没有太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因此也没什么旅游景点,但总能遇见明信片一样的风景,比如光秃秃山坡上的一座小教堂、收藏在海岬中的一小块未经打扰的蔚蓝,甚至是躺在杂货店门前睡懒觉的小狗,也足以让人拿起相机狂拍,就是这样毫不做作的小风景,构成了弗拉干洛岛的魅力。

20171214_lifestyletravel_1_Small.jpg
岛上拥有不少宁静而上镜的教堂。(叶孝忠摄)

Chora往北数公里外就是岛上较为知名的Angali沙滩,沙滩不大,但估计全村人都来到这里游泳、晒太阳和打排球了。小山头上有民宿和希腊小餐馆,总有当地老人在此抽烟闲聊,或许他们唯一的忧愁就是如何打发掉这些无止无尽的蓝色时光吧。

山头上有条幽谧的小路,应该是人走出来的,沿着小路走20分钟,就会遇见一处更小的小沙滩,这里尘嚣不来,只供静谧栖身。在透明的蓝色里,一对男女正在畅泳,仔细一瞧,他们都抛开了世俗的束缚,宛若赤裸裸的人鱼在水中浮沉嬉闹。这一刻,此情此景中,我无法不俗气的想到了伊甸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