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到哇哇映画就不一样 创意总监刘健财精彩十录

本地哇哇映画创立10周年,从一家两人的小公司,到今天超过20人的团队。创意总监刘健财说:“现在才是真正的耕耘期。”针对外界赞赏“演员到哇哇手上就不一样”,刘健财也告诉联合早报记者其中秘诀。

哇哇映画上个月庆祝创立10周年,从一家两个人的小公司,到今天超过20人的团队,他们用10年完成当初“创立品牌、建立团队、走向海外”三个目标。

哇哇的作品从第一部《一切完美》到《拍卖》《三个愿望》《复仇女王》等都叫好叫座,成功打响品牌。正当大家以为现在是他们享受收成的时候,创意总监刘健财(48岁)却说:“之前10年都只是在筹备,现在才是真正的耕耘期。”

20180124_showbiz_wawa3_Large.jpg
哇哇制作过不少好口碑的戏剧。(互联网)

哇哇经历哪些里程碑?一起听听他们的精彩“十”录。

1. 因为有梦,所以勇敢出发

刘健财当初的出发点很简单;做自己想看的节目,并让本地作品走出海外。

当年本地两家电视台合并后,原属优频道的刘健财离开电视台,恰巧他的房子集体出售,手上有了资金,让一直想开制作公司的他蠢蠢欲动。

他说:“当有两家电视台时百花齐放,看电视的人是多的。合并后选择就少了,同一家做出来的节目大概就一个样子,不是说不好,但我们想要有多点选择。”

刘健财说:“80年代末90年代初,本地电视剧都能卖到国外,而且有一定的影响力。我希望能像从前,让观众爱看本地节目。”

他放眼亚洲,所以在草创初期,哇哇作品多是都市题材,“比如《一切完美》《魔幻世界》都是在哪里都可能发生的故事。拍摄时也不会拍得太本土的,例如主人翁都住公寓而不是政府组屋,让其他地方的观众比较容易接受。”

2. 公司名字由儿子拍板定案

哇哇映画这名字原来是刘健财当时四岁的儿子决定的。

为公司取名时,他们想了几个富艺术气息的名字,哇哇是当中较通俗的。刘健财说:“哇是一个感叹词,如果能让观众看节目后能哇哇两声,那我们就成功了。”

刘健财当时将选名字的重任交给儿子,儿子选了哇哇,“连四岁的孩子都记得的名字,那就对了。”

3. 从“真惨”到“增产” 

从800平方英尺的小单位,到如今超过5000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哇哇搬了三次家,还一度在“真惨路”上班。

他们第一间办公室在布业中心一个小单位,“那时只有我和太太是全职,没有经费请清洁工人,打扫都自己来。”

两年后他们搬到红山一带的增产路(Chang Charn Road)。

他笑说:“一开始同事都吓一跳,以为是‘真惨路’!当时办公室有2300平方英尺,蛮大的空间,有服装间、化妆间。说也奇怪,我们搬到那里之后产量真的就变多了!”

2015年,他们搬到现在位于乌美的办公室,员工增加到20多人,公司也拥有后制设备如音响和剪辑等器材。

4. 开始一切很完美

哇哇的第一部戏《一切完美》因为题材新颖,引起颇大的回响,让他们成功打响第一炮。

20180124_showbiz_wawa2_Large.jpg
哇哇制作的第一部电视剧《一切完美》剧照。(档案照)

刘健财回忆:“我们开拍时,就秉持不要说教的原则,不告诉你整容好或不好,只把两边的故事呈现出来,让观众自己找答案。我们每天上网看反馈,发现很多观众都有自己的领悟。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观众和制作人的交流,也体会到节目做得好,是能影响观众的。”

《一》的成功让电视台对哇哇的信任度大大提高,很快就找他们合作第二部,也给予哇哇更大的自由度。

自由度更大,哇哇对自我的要求也更高,他们重视观众的反馈,并鞭策自己要永远走在观众前头,“我们不会流行什么剧种就拍什么。你喜欢看爱情剧,但我不排除你也想看悬疑剧,要怎么带领你去看悬疑剧,那是我的工作。”

除了戏剧方面取得成功,当时哇哇资讯组也制作首个节目《美食寻根》,到中国找一些籍贯的美食。第一系列的节目被安排在周末非黄金时段播出,结果因为反应和收视都很好,第二系列就入驻黄金时段。

5. 像《一千零一夜》 主人翁说故事

说哇哇一帆风顺吗?那又未必。他们也有过不太成功的例子,刘健财说:“《魔幻世界》因为前面两部都很好,突然间好像头有点大,开始挑战高难度。”

他说:“我们把魔术融入戏剧,又加入人生哲理,太多东西放在一起,没去考虑拍得出那么大型的魔术吗?很多元素配合得不理想。”

至于最满意的作品,刘健财说:“电视圈有句老话,最满意的作品永远是下一部。”

他说:“我记得在《行医》记者会上,有记者告诉我:好像上一部比较好看。那时我就告诉自己,从今以后,要不断超越自己。压力会很大,但做这行就是这样,像《一千零一夜》里说故事的女子,讲不出好故事就要被抓去杀头。”

6. 不受大环境局限

大家都说,在新加坡拍戏局限多,刘健财却说:“难道除了那些不能拍的,就没有东西拍了吗?”

他说:“与其耗精神去想那么多东西不可以拍,不如去想这么多东西可以拍,我有没有把它拍到最好。”

他觉得,观众看戏方式改变,以及中国韩国等地的竞争,才是最大的挑战。

“现在观众不用准时回家看电视节目,因为可以上网看。上网也不一定看你的戏,因为选择很多。我们就只有这样的制作资源,却要跟全世界的影视作品对抗,不能再像以前,认为我做什么戏,观众都会看。观众会以整个大环境来评估你。”

但他们也不是没有优势,“我们的好处是贴近观众,可以用贴近观众的方式说故事,再想办法留住他们。”

要如何留住观众?他说:“故事、导演和演员三方面要紧密配合,最怕是你写你的,我拍我的,他演他的,最后出问题,搞不清楚是哪个环节出错。”

7. 他们是点金圣手

圈内有一句话,“演员到哇哇手上就不一样。”哇哇到底有什么秘诀,让演员脱胎换骨?

刘健财说:“许多时候我们在创作时,已经知道角色由谁来演。如果知道演员做不到,情绪就不要写太复杂,如果觉得他们能驾驭,就会推得更尽一点。

“导演和演员的沟通也很重要,演员必须清楚导演的要求。此外,我们也注重演员讲对白的语气、语速和情感,因为声音是表演很重要的一环。”

他们打造演员就如同打造品牌,“我们和李铭顺合作《拍卖》后,觉得他能够掌握角色的精髓,就会给他多一些挑战。后来让他演大叔,他也做到,再下一部《千方百计》,就让他演帅帅的老千,一直在颠覆他的形象,久而久之就变成一个branding(品牌)。

8. 拍网络视频《完成一个梦》  

哇哇去年和zaobao.sg合作的视频《完成一个梦》系列,在zaobao.sg面簿获得最高点击率,许多网友留言表示,被故事感动。

刘健财说:“那是我们的资讯组负责的,我们的《美食寻根》《美差事苦差事》等都有很好的回响,但现在节目形式已经改变(转向网络),网络的东西要很短很快,当zaobao.sg找我们合作时,我们尝试用我们的经验做出短一点的节目。这算是我们的一个开始,以后这一部分会变成更大块。”

9. 不改变就等着被唾弃

哇哇多年前就希望和中国方面合作,但时机尚未成熟;如今天时地利人和,他们摩拳擦掌,准备一展拳脚。

刘健财说:“近两年网剧冒起,戏剧的需求量增加,中国方面不再介意跟外人合作,态度比较开放。”

跨国合作有几种方式,“《入侵者》是我们拍后利用腾讯的平台播放。我们和泰国合作英语剧“Missing”(《人间蒸发》),则是在拍之前已经和泰国电视台讨论,加入两个市场的不同需求。”

他透露:“我们接下来会到中国去拍,有一部分是古装,蛮好玩的。对方除了协助拍摄,也会负责发行,我们也能借此打开中国市场。”

他说:“整个趋势已经改变,观众看戏习惯不同,你只有两条路走,一是做同样的东西,但很快被观众唾弃,二是另寻出路。”

10. 进军大银幕

哇哇今年将进军大银幕,筹备中的《女鬼爱上尸》预计2019年上映。

刘健财对迈向新领域充满期待,“这10年一路走来,就在等这个阶段。对我来说,之前都只是在筹备,现在才是真正的耕耘期。”

他提醒自己不能松懈,“我们要趁黄金时代留下一点痕迹,如果不小心拼出一条血路,那以后回头看,我们也算是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对市场有一点影响。”

李铭顺:希望和哇哇合作电影

李铭顺和哇哇合作过《拍卖》《行医》《千方百计》等六部作品,对他而言,每一次的角色都不会重复,每一次都和哇哇共同去挑战新的角色。

20180124_showbiz_wawa1_Large.jpg
李铭顺和哇哇合作过六部电视剧。(档案照)

他受访时说:“每次跟他们合作都很开心,觉得跟他们很合拍,会想一直合作下去。他们让演员感觉很舒适,演员有了舒适的环境和团队,就会更投入,更放松去专注在角色上,灵感会更多,能发挥得更好。”

谈到对哇哇的期许,他说:“他们接下来要拍电影,希望他们成功,也希望他们把新加坡的演员带到国外去,让本地演员跟外国的演员和团队交流,从而提升自己。我本身希望下一次能跟他们合作拍电影。”

刘子绚:哇哇代表团结

刘子绚也是哇哇“御用演员”之一,双方合作过《拍卖》《行医》《复仇女王》等六部戏。

20180124_showbiz_wawa4_Large.jpg
刘子绚是哇哇“御用”演员之一。(互联网)

她说:“最难忘的是《复》,因为有很多打斗和动作场面,让我过足打女的瘾。最喜欢的则是《拍卖》,因为剧本好,氛围好,对手强,演得很过瘾。”

对她而言,“哇哇映画”代表着团结,“每个部门环环相扣,每个人都一心为戏。他们会针对演员写一些适合的戏和台词,量身订制一个角色。”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